學生資助個案實錄
 

 阿威是典型的80後,他於1999年修讀本地資助大學的學位課程,因家庭收入剛過了限額,每年均需申請高息貸款支付學費。阿威每年學費$42,100,單是本金已高達$168,400元。由於申請高息貸款,在學期間已開始計息,利息按市場浮動,阿威曾收到學資處通知,利息高達9%。畢業時,阿威已欠下政府一大筆學債,本金連在學利息幾近$200,000。畢業時,阿威已感徬徨,無法想像如何償還學債。禍不單行,阿威於2003年畢業,當時香港經歷SARS,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無法找到工作,最後要到2004年初才能找到一份文員,月薪僅得1萬。

  阿威家住屯門,但在(魚則)魚涌工作,每天往返交通時間長,交通開支很大。由於工時長,又經常超時工作,放工時已身心俱疲,父母遂建議他在工作地方附近租住套房,希望紓緩阿威的工作壓力。阿威希望持續進修,自我增值,更選定了一個與工作相關的修課式碩士課程,但由於人工低,又要供養父母,平時已要節衣縮食,根本沒有餘錢支付學費。雖然修讀碩士課程,可申請高息貸款,但阿威擔心自己無力同時償還兩筆學債,最後唯有擱置進修計劃。直至去年,阿威獲加少許人工,加上畢業以來的些微積蓄,才夠錢交學費,今年開始修讀碩士課程。

 阿威的經歷十分普遍。在訪問的過程中,阿威表示,父母希望他能夠置業安居,繼而成家立室。但阿威無奈地說:「現在連職業都不穩定,朝不保夕,都不知道短期內會否被裁員。樓價高企,又沒有首期,根本置業無望,拍拖結婚更是不敢想像的事!」我們不禁要問,80後的無助與無奈,政府感受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