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改革的罪魁禍首
 製造欠債的惡性循環

教協報記者

 
 大專學生背負的學債愈來愈沉重,而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被濫用的情況也愈來愈嚴重,但政府卻一直拖延改革,只是將政策失誤的責任諉過於人。教協會強調,學生資助與社會脫節,以及拖欠貸款的情況不斷惡化,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樓價屢創新高,市民要置業安居談何容易?當社會仍為大學生輪候公屋和成家立室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之際,誰想到大學生也是政策失誤的受害者,是社會的新進「負資產」?他們剛離開校園,便要面對數以十萬計的學債,購買私樓,彷彿已成為他們遙不可及的夢。

審批資助不計算必要開支

 張文光一直爭取全面改革學生資助制度,他形容政府縱容地產商是導致樓價脫軌和樓宇發水的罪魁禍首,而近年拖欠貸款情況惡化的始作俑者,則是沿於制度的不公義與政策的漏洞,例如經入息審查的助學金(grant),政府在臨立會時代通過政策,在審批資助時剔除開支部分,包括每個家庭必不可少的供樓開支。根據有物業地產研究部的資料顯示,10月份每月供樓支出佔家庭收入比例約36%。一旦利率回升,供樓負擔必然更加沉重。

 再者,政府在計算申請人的學習開支時,仍然停留在88年水平,結果,現時4人家庭每月收入超過2.4萬元,已不能取得任何助學金,學生被迫要申請較樓宇按揭利息更高的免入息審查貸款支付學費。至於為學生提供用作支付生活費的低息貸款(loan),政府自87/88學年開始由免息改為向學生收取2.5厘的固定息率後,即使利息不斷下調,低息貸款息率卻一直原封不動。

為清貧學生爭取免息貸款

 張文光強調,助學金和低息貸款均是為低收入家庭而設,申請人須通過嚴格的經濟審查才能獲批資助,因此,他在01年已在立法會要求政府作出檢討,為清貧學生提供免息貸款,以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

 資助政策過時,與時代脫節,固然對學生不公平,政府因催谷六成大專生指標,不但撤走課程的資助,更將學生分等分級,自資副學位學生被迫接受更嚴緊的審批條件,被迫申請利息更高的免入息審查貸款,更是最大的不公義。張文光在立法會多次透過動議及質詢,強烈反對政府歧視副學士,會長馮偉華更於05年與多間院校的學生組成大聯盟,為取消這項不公義的政策據理力爭。

學債所帶來的社會問題

 馮偉華當年已提出警告,免入息審查貸款自在學期間開始計算利息,學生還要額外承擔1.5%的風險利率,畢業後債台高築,為償還學債,他們要壓縮生活開支,甚至無可避免地要推遲結婚、生育和置業等計畫,這不單為個人帶來沉重的經濟壓力,長遠更會衍生不少社會問題,因此,大聯盟要求取消在學期間計算利息以及向學生收取額外利息。

 自資副學士在資助上受盡歧視,過去他們甚至連申請低息貸款的權利也被剝奪,即使「有幸」通過審查取得資助,日後若升讀自資學位課程,便不能再享有資助,理由是「政府資源所限,故資助未能涵蓋已取得副學位或以上程度學歷的學生」。馮偉華指出,副學位畢業生正正因為政府提供的高年級銜接學額嚴重短缺,不少成績優異的學生也無法取得資助銜接學額,而要選擇自資學位課程。教協會先後多次與教育局開會反映升學和資助政策的荒謬之處,而政府在專上教育界別第二階段的檢討報告中,亦承諾作出改善。

倒行逆施 諉過於人

 由此可見,各項資助計劃千瘡百孔,然而,政府不單未有修補政策的漏洞,反而倒行逆施,將責任推給學生,包括力主將貸款計劃外判,以及不斷誇大學生拖欠貸款數字,彷彿政府全無責任,資助政策已無懈可擊。教協會強調,學生資助水平脫節與拖欠貸款情況惡化,是制度上的惡性循環,是政府逃避責任的惡果,政府必須撥亂反正,包括為學生提供免息貸款,以及在還款安排上提供更多的彈性,例如參考樓按的做法,讓貸款人可因應個人的經濟能力選擇每期還款的數額,倘如期償還全數貸款,更可享有利息回贈作鼓勵。

 與此同時,政府亦必須採取針對性措施,盡速堵塞現時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下,持續進修及其他類別申請人出現濫用的情況,以免再出現集體騙取貸款的個案,讓公帑可以用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