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的世界

張文光

 

  喜歡村上春樹,尤其喜歡他的遊記。

  他筆下的希臘,寫的是冬季,遊客散盡之後,靜靜躺在愛琴海邊,寂靜有如鬼城,寂寞不見人影,但他卻另有風景。

  村上這樣寫:在靜悄悄的寂靜中,依然聽得見少許世界的聲音。

  像羊群的鐵鈴,牛的鳴叫聲,摩托車的喇叭,教堂的鐘聲,狗的吠聲,獵人的槍聲,渡輪的汽笛,異國的聲音如柔軟的泡沫輕輕地飄浮上來。

  多麼敏感的聽覺,多麼希臘的觸角,與別不同的村上春樹。
不讀遊記,就讀村上的新作《1Q84》吧,也是不落俗套的故事。

  1Q84是1984以外的另一世界。這個世界的天空浮著兩個月亮:一大一小,一黃一綠。

  但1Q84和1984又不是截然的兩個世界,正如《1Q84》的第一章,村上特別用黑體字強調:不要被外表騙了,現實經常只有一個。

  於是,相同的人物在1Q84的世界分別和重逢,相遇和相愛。

  村上的《1Q84》,視野拉寬,奇幻曲折,常在讀者意料之外,由日本60年代激進的學生運動寫起,轉入極端的宗教組織,進入奇幻的異域情緣,捲入暗殺和追縱的漩渦,但卻以愛情作結。

  說是政治、宗教、科幻、殺手、推理、友情、愛情的故事都可以,這就是村上春樹。

  村上喜歡旅遊,也跑馬拉松,他的故事就像生命和意識的旅程,像引人入勝的遠方。

  正如他的遊記《遠方的鼓聲》說:有一天早上醒來,側耳傾聽時,忽然覺得好像聽見遠方的大鼓聲。我開始想無論如何都要去做一次長長的旅行。

  他的作品常在旅途中完成,像《挪威的森林》就寫於希臘之旅。

  村上的《1Q84》,也是一次意識的旅行和愛情的長跑,疑幻疑真,但最後一章,村上說:這是個馬戲團一樣的世界,一切都是假裝的,不過如果你相信我,一切都可變成真的。

  1Q84也好,1984也好,只要有愛和夢,就是真的世界。

刊於 581期《教協報》2010年11月22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