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之不國!民何以民?
— 從趙連海冤案到「國民教育」

「國情教育關注小組」召集人 陳國權 


  相對於當前內地眾多的毒奶粉受害病童家屬,特別是被誣陷刑判的趙連海和他的家人,筆者個人的悲痛和憤慨實在微不足道,只是想和各位教育同工分享一些深刻感受。早前特首在《2010-11施政報告》高調倡議加大力度推行「國民教育」,筆者希望藉趙連海一案而論及「國民教育」的真諦,更期盼為師者堅守對教導學生是非判斷和價值觀念的責任。

受害者變階下囚

 2008年9月被揭發的「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令舉世震驚。據衛生部通報,截至當年11月底,全國累計報告因食用毒奶粉導致泌尿系統出現異常的患兒近30萬人。這樣災難性的事件不只是企業集團的產品質素和營運問題,更涉及政府監管部門的錯失、隱瞞和謊報,甚至是官商勾結為禍和官官相護作倀。2009年初毒奶粉企業集團一干人等被刑判,一些官員雖然相繼被免職或辭職,可是,民憤未有平息,當局對輿論徹查事件和進一步追究瀆職官員刑事責任的呼籲置若罔聞,反而不斷打壓受害家庭。

 令民眾更憤怒的是,當局在處理賠償方案過程中,並沒有與受害家庭協商溝通,妄圖以不公平和不合理的手法匆匆了結。而且,受害病童家長更關心和擔心毒奶粉對子女未可預估的長遠危害,以及造成沉重的醫療和復康費用負擔,為此而據理力爭,在憲法保障下進行維護基本國民權利的正常活動。 趙連海的兒子長期食用含有三聚氰氨的毒奶粉,被驗出左腎結石。他為兒子的索償奔波,鍥而不捨,同時成立「結石寶寶之家」,聯繫數百名毒奶粉案的病童家屬,一直為爭取合理賠償與官員周旋。他們自發性的活動和平而理性,從人情而言,是為人父母為子女討回公道的訴求,法理上也是受害消費者為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維權活動。

 可是,趙連海於去年12月中被逮捕,羈押長達一年,其間於今年3月首次提訊,拖延8個月後,於11月10日在北京市郊區大興區人民法院經過短促的40分鐘閉門審訊,最終以「尋釁滋事罪」被判處兩年半監禁。具體的指控涉及兩點:以「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的「社會熱點問題」為由,以及協助因上訪而被關押人員強姦的女青年向當局報案,煽動糾集他人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等等。這樣羅織罪名的手法實在拙劣不堪,荒謬絕倫,令人悲憤莫名。

「國民教育」的「國」與「民」

 國有國法,賴以保障人民合法權利,而執政當局必須奉為圭臬,依法行事,否則法典只會淪為虛文廢紙,或只是掌權者欺壓人民的工具。如果法治蕩然無存,立國基石崩坍,人民必然慘遭執政當局踐踏魚肉。中共建國以來經歷多次慘烈政治鬥爭,只講專政不談法治,不單是奪權技倆上的心狠手辣,實在是意識形態上的凶殘暴戾,就算改革開放後的30年以來,民主和人權等觀念仍被官方扭曲闡釋,而種種違法、瀆法和枉法行徑令人髮指,有目共睹,既談不上以法治國,更遑論保赤利民。

 就上述趙連海一案的簡略背景來看,我們不必以法律專業觀點來論說,只須以一個普通公民的心態和對國家的認識來檢視這一起冤案,以及近日在香港社會各界所觸發起的強烈迴響和輿論上的批評指責,便曉得公道自在人心,更深感當前執政當局仍然冥頑不靈,以一貫的粗暴手段「殺一儆百」,企圖製造「寒蟬效應」, 維繫所謂「穩定和諧」的假象局面,不惜再一次無法無天的炮製趙連海冤案。

 身為教育工作者,在基礎教育的課程範疇內推動「國民教育」當然責無旁貸。不過,關鍵在於課程的具體內容和實際處理形式,以至於更重要的是潛藏在「國民教育」背後的理念和原則:以探究、解難、驗證和批判的理性思考和學習過程,全面認識國家的過去和現況,既要承擔應有的國民義務,更要維護本該享有的合法權利。「國民教育」必須清楚剖析「國」與「民」之間的關係,更必須從縱向的歷史角度以及橫向的現實層面解說,檢視有關關係的合理性和價值取向,絕對不是由上而下的思想灌輸,卻是由下而上的意識提昇。

「國民教育」的重要議題

 「國情教育關注小組」已在本會網頁上闢設「趙連海教材」專欄,製備了兩套教材,其一是「關於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的教材」(簡報表),其二是「有關趙連海的剪報及思考」,附錄包括:(一) 趙連海的「無罪辯護(陳述)詞」;(二)李方平律師的「趙連海尋釁滋事案辯護詞」;(三)張文光的「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並列出傳媒報導的相關網頁供參閱。

 「從趙連海一案看人民維護合法權益的抗爭」是「國民教育」的一個極具意義的議題,讓我們和學生一起好好的認識和學習,而且,「國民教育」畢竟就是政治現實的生活教材!

教協會國情教育關注小組
網址:http://www.hkptu.org/national_group

「趙連海教材」專欄
網址:http://www.hkptu.org/national_group/zhaolianha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