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學習差異與「拔尖」
趙志成

 

 教育的演進與改善,有相當漫長的過程,要經歷嘗試、實踐、混亂、反思,才能大約掌握其方向及原則。在推動改變的歷程中,卻又有太多簡化了的理念,在未有足夠的討論、理解和實踐經驗時,被誤用和「異化」。這些理念,大至「樂善勇敢」、「愉快學習」,小至「互動討論」、「朋輩自評」等,都在實踐時被誤解、扭曲和濫用。

 要花很多時間才能把「愉快學習」的簡化口號改為「愉快而有效的學習」,愉快也不是光指課堂有遊戲(games)或活動(activities),而是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會積極參與、對學習有好奇心和興趣,有得著,從而產生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感,愛上學習。「小組活動」或「討論式的互動學習」的推行,也是因應有些教師慣於以自己為中心、沉悶的串講式教學而建議,也不是凡有討論和活動就是「對」和「好」,凡「講解」就是「差」和「壞」。

 「有效教學」是要視學生的學習特性(包括年紀、心智、風格和習慣)、學習知識和概念的類別,有針對性的設計教學策略,施教者在教學過程中,能引動學生不斷參與學習,隨機應變,調校深淺度、教學環節的長短度、課節完後做點檢討,下節作點改動,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的有效教學,有經驗而專業的教師都能完全掌握,資深教師當然需要有多些視野和學習。在講座中、工作坊中、其他教師分享中有所得著和領悟,帶回學校作試點式嘗試,有果效再擴散,就是最好的教學改進。

 所以筆者在很多篇談處理學習差異的文章中,不斷反覆提到甚麼是「差異」?學校全體教師有否對學習差異有理解和共識,才提實踐策略,而又要釐清這些策略在不同層面上的運作(從教育系?、學校整體、科組與課程、課堂教學到個別處理);也期望學校教師不是為了「應付」政策(無論是「校外評核」的評論報告,還是學校的發展計劃),而全校推行一套統一而標準的策略。

 筆者對大量的簡化口號有意見,也是有感而發的,很多中學的發展計劃書都以推行「拔尖補底」策略來處理學習差異,而小學則全校推行「合作學習」。前者對甚麼是拔尖保底未有共識,後者對合作學習是否恰當有效,從無探究。

 甚麼是「尖」?如何「拔」?何謂「底」?「補」甚麼?要小心解讀。學校想多幾個會考後能直入大學的尖子,教師想學生多考幾個A,就是「拔尖」嗎?拔尖的方法也可能是多操練試題、多搜集「好」筆記、多密集測考、多補習,也就是好好為「應試教育」服務。每逢會考或高考放榜時,「尖子們」捧?成績單拍照,學生、家長、教師、校長都笑逐顏開。可能的代價就是全校其他學生都在「陪尖子讀書」;心理及教學設計上,學校及教師也把「非尖子」拒於門外。

 有時又心有戚戚然,看報章報導傳統名校拿7A8A的會考生,嚷著要到預科學校,理由是可專心奪更多A,不想在母校做領袖生、搞太多學會和課外活動。另有10A狀元把榮耀歸於補習社和自我規律日夜?習,不做其他活動,還怪責學校只肯為他報8科考試。也有已可入讀母校中六(中一時夢寐以求的名校),拿二十四、五分的同學趕往排預科學校的隊。

 我不禁問:這些是「尖子」嗎?

 是否「拔尖」錯?「平庸」才好?又是空泛的用語誤導教育目標。不以某種方法拔尖不是「平庸化」教育,「拔尖」是要令很有能力的學生在追求知識及學問上有自發性、有強烈的動機和好奇心;在思維上有多元性、突破性;在情意上會關心人的福祉、關懷弱勢社?、追求公義;在行為上有所持守、有健康身心、會服務同學和大眾。
拔尖的意念,亦只不過提醒我們不要停留於因循的教學,要對有能力的學生有更高的期望,伸展(stretch) 他們的潛能,有能力有機會入大學的中學生,能令他們多閱讀、多發問、多好奇、多關懷、多服務。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