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收生危機為學生利益
爭取小班 穩定教育 改善教學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紀要

副會長 張文光

 繼教協會於11月7日發動的千人「爭小班.反殺校大請願」後,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翌日也討論「應付中學學生人口下降的措施,包括推行小班教學」的議程。

「其他公營學校」承擔5成學生減幅

 從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闡述中學生人口下降形勢的評估,反映第三甚至第二組別學生的學校所面對的收生危機,遠比我們預計的嚴峻。正如我們多次提到,由2009年至2016年,除了2012年因龍年效應,出生人口有些微回升外,中一學生人口下跌幅度接近3成。不過,這3成學生人口除了公營學校,也包括國際學校、私校及直資學校的學生。陳維安也不諱言,假設國際學校、優質私校、英基學校、直資學校的收生人數維持不變,學生人數下降的擔子便要由公營學校承擔,公營學校的學生下降人數,便會由3成增至三分之一。他繼而進一步假設,若再扣除公營學校當中,三份之一家長心儀並期望可保持學額數目的學校,則「其他公營學校」承擔的學生下降人數,便會推高至接近一半。

 所謂「其他公營學校」,當然以弱勢學生的學校首當其衝,不過第二組別學生的學校也隨時受到波及。根據陳維安說明,若「其他公營學校」需要承擔一半學生人口的跌幅,當局預計這些學校每班可收到的學生將低於20人,意味不少學校將無法達到3班61人的收生死線,而面臨殺校危機。陳維安表示,當局考慮3大方向:

(一)減少學校數目:這會為學校帶來很大的震盪,也會出現教育界擔心的上移錯配;
(二)減少每班人數:這需要時間和資源,正如小學一樣,不能一步到位;
(三)減少每校班數:優化班級結構計劃是當局與中學界商討、
可短期穩定局面的方法,有助維持教師團隊的穩定性,也可讓學校有更大空間做分組教學,落實新高中學制。

孫明揚首次明言 小班在考慮之列

 我所關注的焦點,仍然是政府對落實小班教學的態度。雖然,孫明揚強調中學小班不是現行政策,不過,我也留意到教育局提交立法會的文件,沒有再強調小班耗費4百億龐大開支,也沒有質疑小班成效,提到的是小班需要的配套和教師培訓,同時表示當優化班級結構5減1方案穩定局勢後,當局願意與不同持份者商討其他提昇教育質素的方法,並明言小班教學也在考慮之列,以及「教育局的確有改變,(文件中的)文字的確有含意」,這相對於李羅時代對小班的強力打壓,算是有一點進步。

自願減班計劃 不能完全穩定大局

 不過,我必須嚴正指出,當局現行的5減1方案不能完全穩住大局。因為,今年停止殺校再加上明年學生持續下降,兩年的累減學生人數達1萬1千人。從數字推斷,即以34人一班計算,需要縮減的班數達326班。可是,目前仍開設5班或以上可供自願減班的學校僅250間,即使計劃成功,所有5班或以上的學校都參與計劃,也只能騰出250班,仍不足以解決今明兩年收縮326班的局面,遑論應付7年3成學生人口的跌幅,這是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問題,也是社會期望當局不只用單一方法,必須考慮各種方案,包括考慮小班教學以長遠穩定教育的原因。

 就小班的配套問題,我指出若當局真心認為,加強教師培訓和硬件設備,對落實小班非常重要,便應立即籌謀,反正硬件配套問題不大:本港不少中學課室充裕,而且論硬件配套,本港比部分已在中學推行小班的地區還要好;至於教師培訓,當前各大學的師訓課程,所傳授的教育理論大都源自實施小班教學的先進國家,教師培訓後反而英雄無用武之地,因為香港中學是大班教學。只要中學小班能起步,與教師培訓可並行不悖,小學小班不也是「邊做邊培訓」嗎?因此,我要求局長認真處理社會的訴求,對落實小班應持正面和鮮明的態度,並與各持份者討論,小班教學可如何與優化班級計劃同步推行。

淘汰弱勢學校 學生上移錯配

孫明揚回應稱,政府處事有緩急先後,自願減班方案是當局與業界持續討論的措施,獲得業界的支持。他承認自願減班不能解決全部問題,但強調當前首要是穩定局面,保持現有的教學生態和每區學校的多元化,若收生欠理想的學校全被淘汰,便會出現業界關注的上移錯配現象,對學生的學習、教師的教學都會帶來很大的影響,自願減班的方法可對症下藥,「先穩定教師隊伍,才有時間和空間去創造另一個局面」。

將收生危機 化為學生利益

總結發言時,我指出當局處理人口大幅下降,必須考慮兩個方向:一.穩定學校;二.提昇質素,實行將人口下降的危機化為學生的利益。當中,自願減班方案有助穩定「其他公營學校」,但部分人口下降的重災區,仍然會出現收生下跌至兩班的情況,殺校會帶來很大震盪,因此,當局應參考自願減班的方案,協助兩班的學校補足教師,以應付新高中學制的推行。至於小班教學,已是當局不能迴避的課題,當局應為小班作好準備,訂立實踐的方法。事實上,特首曾蔭權於競選時承諾推行小學小班,至真正落實也需時兩年,所以當局宜盡早籌謀,讓社會看到政府真正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