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學券計劃下
 幼師專業發展之成效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委員 關淑玲

 

 自2007年9月,香港政府於學前教育推行學券制新政策後,參加學券計劃的非牟利幼稚園,須把部分教師發展津貼用作教師進修及校本專業發展培訓計劃。大部分幼師除進修在職訓練課程外,更要兼顧3個校本培訓課程,有些更需兼顧5個課程之多。雖然教育局建議幼稚園不應參與或舉辦多於3項的校本培訓,現行教育局數據也顯示,平均每所幼稚園大約進行兩個校本培訓,但一些由大專或教育局等提供的課程或研究計劃,校方均不會將這些培訓資料記錄於「周年學校發展計劃」內,以致教育局未能清楚知悉幼師真正兼顧校本培訓課程的數量。

 政府自推行學券計劃後,對在職幼師及校長提供進修資助,並在教師資歷要求上訂出5年的政策目標:於2011/12學年完結前,幼稚園教師須取得幼稚園教育證書;另幼稚園校長須取得幼兒教育學士學位;以及學校須利用資助進行教師專業發展;而幼師所參與的專業發展培訓課程數量多達3個或以上。可見幼教同工除面對在職進修外,也需同時應付多個校內的教師專業培訓。

培訓由上而下 缺乏討論與溝通

 雖然,現時幼師已具備合格幼稚園教師資歷,或部分教師已取得幼稚園教育證書或達到更高的學歷,但在職後的教育培訓同樣重要,這可使教師各方面的發展漸趨成熟,而校本培訓於教師持續教育中佔了重要地位。本港幼兒教師的校本培訓,是在教育行政部門的規劃與指導下,以教師任職的學校為基本培訓單位,以提升專業水平,因此,為了促進教師專業發展的目的,部分教師要面對進修及參與校本專業培訓的情況在所難免。培訓政策「由上而下」達至學校,而大部分校長執行此政策時,也沒有透過與教師的集體討論或互動溝通過程,發展出多元化的專業成長進修活動,從而了解教師及校內需要提供合適的專業成長活動。他們只從其領導位置認為教師是不足的,需透過多項培訓提高教師質素及教學專業水平。教師乃是學校及專業發展的核心人物,學校是應以他們的看法為起點,藉此激發教師參與專業成長活動的意願。可是,大部分校長仍未能透過教師發展改變生態環境,除沒有賦權予教師參與計劃專業培訓的內容外,同樣以「由上而下」的手段推行教師專業發展,使教師感到被迫進修,把培訓當作負擔,只應付了事,使教師的專業知識與技能發展成效不佳。另外,各專業團體相繼推出多元性質的培訓工作坊,但內容缺乏監管及沒有質素保證。部分內容則由學者主持,惟他們對幼教缺乏專門知識或經驗,這種「由外而內」的方式,未能充分達致培訓目的。

建立合作文化 投入有質素的校本培訓

 筆者認為,教師專業發展應摒棄官僚主義及杜絕「由上而下」、「由外而內」的操控作風,最重要是了解教師的處境。校長應發揮其領導角色,使培訓不是強加於教師,而是建立合作文化,鼓勵校內人員開放地表達需要及互相信任,彼此對教師的需求作出支援,安排富幼教經驗的專家帶領教師學習,以及建立以「學校為本位」的專業發展,使教師即使忙於應付進修,也可樂於投入參與有質素的校本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