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策略/維權本質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潘嘉偉

 
 身在獄中的北京作家劉曉波獲頒諾貝爾獎和毒奶粉受害家長趙連海被判刑兩年半的事,引起海內外和內地維權人士外很多討論,特別是對維權的方式,一直有很多爭議。甚麼維權策略才能在中國的現實環境中操作?維權本身是否需要如一些批評者所說那樣,要有更完善的策略?維權人士又可以如何保護自己?

 劉曉波、趙連海、譚作人等人的名字經常出現在海外媒體,媒體和關心內地人權狀況的人士通常稱他們為異見作家和維權人士,他們生活在這個年代的中國,因為內地媒體受政府控制而鮮有報導他們的事跡,中國大陸的一般民眾都沒法全面了解他們所做過的事情,主要關心他們的還是維權圈子裡的其他同道。因此,對他們爭取權利和關注人權的方式,往往引起圈內外的人士批評。

 有些人批評他們「維權策略」不夠完善,認為他們不應該那麼直接批評政府和那麼直率的爭取,應該有長遠和持久的策略,以求使中國政府接受「適度」的批評,並希望有開明的國家領導人可以「從上而下」提出改革。這些人的願景是希望在中國政府現在能接受批評的程度下,給政府提出改善的建議,不宜對現在的國家領導人提出太激烈的意見,否則,提出激烈建議的人,只能心有準備要被判刑坐牢,但這些人認為這樣犧牲並不值得。

 至於支持劉曉波和趙連海等人提出一針見血的批評和全力爭取權益的人,則認為不應相信中國政府,因為中國近代歷史證明,中國政府一直為了維持專制統治,不惜多次發起政治運動,打壓異見人士,若再相信中國政府會自我改革,根本沒法看見人權與法治得到真正的改善。因此,只能透過公民不斷以「從下而上」的方式爭取,才能達至真正的改革。

 表面看來,這兩種「策略」其實並非絕對矛盾,而且是可以相輔相成的,關鍵在於持這兩種策略看法的人士如何互相尊重與磨合。如果能在建制內進言的人士,多向建制內的開明領導人說明,如趙連海這樣的案件,原來只是一宗毒奶粉受害家長為了自己受害的孩子和其他同病相憐的家長爭取的案件,根本不應該把一個原來「非政治化」的案件「政治化」,若妥善處理,嚴懲相關的官員,結果就不會使中國政府被國際社會唾罵為「沒有良心」。另外,其實很多積極參與推動維權工作的人士,都是一直採取很和平的方法,如劉曉波和趙連海等人,只不過是以寫文章和在法院外和平抗議的方式,宣示和爭取他們的訴求,如果與建制內人士諳熟的人士願意作為橋樑,希望能透過他們的影響力向國家領導人提出訴求,看看國家領導人能否接受這種「更和平」的表達方式。

 然而,問題的關鍵在於在位者是否願意聆聽不同的訴求。若中國政府領導人不論如何,已認定提出政治改革的訴求是一定不能接受,而且一定是「顛覆國家政權」的陰謀;若政府也認定爭取自身權益和揭露官員貪腐的做法就是「尋釁滋事」,那麼根本沒有必要再討論甚麼「維權策略」,因為政府只會把一切的維權努力看成是「謀反」。若「維權本質」已被政府全面否定,那麼我們只會繼續看見更多的打壓,只會有更多像劉曉波這樣的書生被以言入罪,只會有更多像趙連海這樣的平民百姓被迫變成「維權人士」。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