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本逐末的海歸崇拜
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論壇 梁亦華 


 月前微軟(中國)前總裁,現任新華都集團總裁唐駿被揭發學歷造假,引起國內外傳媒一陣嘩然。在法制不健全的社會,學歷造假並非不可思議的事,然而其背後所代表的盲目海歸崇拜,卻不得不讓我們深切反思。

 大眾對成功人士的崇拜由來已久。每次經過書局,不難發現「哈佛女孩」、「耶魯男孩」等書籍放在顯眼位置。誠然,一份閃亮的履歷表是個人努力的證明,然而一個人的知識與能力不一定成正比。中國人崇洋的基因遍布中港台,一直以來,多少高幹子弟選擇留學海外,甚至以「中文說得不好」來曲線炫耀自己。

 在與國際接軌的潮流下,海外學歷更成為不少機構量度國際化的指標。學者Postiglione一項針對本港大專院校的研究顯示,從海外院校獲得最高學位的教職員多達84.1%,可見「海外學歷優先」一直是聘用教職員的主流,即使對國際化需求較低的私人機構,也充斥著這樣的崇洋心態,難怪不少人對掛?海外大學的「銜頭」趨之若鶩,即使花費數萬元以至數十萬元光顧歐美等國的「文憑工廠」(Diploma Mill),或其他認受性成疑的辦學機構來獲取海外證書也在所不惜。當中有顧客如唐駿這類「青年偶像」,有每年接受考績、等待升官發財的地方幹部,而本港近年涉及購買海外學位或學歷成疑的個案亦時有所聞。

 部分人不擇手段求取海外學位,正好反映出傳統以來中國社會對「完美化」權威的偏執。所謂大專不如大學,大學不如洋大學,衡量個人價值的指標不在於該人對社會的貢獻,卻取決數千公里外的一個洋文校印,何其荒謬?

 所謂「人無信則不立」,學歷可以低,卻絕不能造假。外國福布斯400富豪榜中,美國微軟的創始人Bill Gates、戴爾的創始人Michael Dell、蘋果電腦的創始人Steve Jobs、以至Facebook創始人Mark Zuckerberg等均不曾擁有學位,卻沒有人懷疑他們的能力和才華,世人更會因其真才實幹,不靠學位而取得成就格外讚賞。其實,學歷只是一層漂亮的包裝紙,知識與能力才是體現個人價值的核心因素。在這遠離封建時代的廿一世紀,我們是否應該改變這種買櫝還珠、捨本逐末式的權威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