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教育開源 為學生開路
大學學券推動學位多元發展
 教協報記者

 

◎ 私立大學在有限學費收入下,難與資助大學作良性競爭。

 中學縮班殺校的近火迫在眉睫,解決大學學位不足的問題也不能再拖。張文光再次要求政府在學生升學內需和龐大的財政儲備下,必須設法解決升學樽頸的矛盾,特別是在2012雙學制並存年,舊有和新增升學需求同時出現時,矛盾將會更加尖銳。

 行政長官即將發表新一年的施政報告,回顧去年的施政報告,曾蔭權曾經隆重其事,大張旗鼓,推出6大優勢產業作為施政報告的賣點。但在過去一年,除了推出幾幅土地和接受院校申請等消息之外,發展私立大學和教育產業的進度一直只聞樓梯響。至於負責監管專上教育發展的《專上學院條例》,有關的修訂工作更是曇花一現,自特首在施政報告再次提出檢討後,又再度石沉大海,此情況與本地大學入學率政策指標一樣,同是停滯不前,依舊抱殘守缺。

孫明揚表明不會增加大學學額

 張文光在特首就施政報告諮詢政黨及議員的意見時,重申要求特區政府必須打破自1989年訂下每年約提供14,500個大學學額政策指標的限制,讓更多成績達標的畢業生,包括高級程度會考生、副學位畢業生,以及將來的中學文憑試考生,可以升讀大學學位和接受具質素的大學教育。事實上,本地大學入學率長期偏低的情況一直為人詬病,但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表明不會增加大學學額,理由是資源有限,目前的財政狀況不容許進一步增加資助學額,政府必須優先處理如醫療融資及長者服務等政策。

「零增長」與「零資助」

 政府要發展知識型經濟社會和推動教育產業,但大學學額在過去十多年來卻是零增長,連本地升學的內需也自顧不暇。如此,在大學學額零增長的基礎下建立人才庫,豈不是緣木求魚?另外,在自資學位零資助的條件下發展私立大學和教育產業,必然是顧此失彼。為甚麼坐擁過千億元財政儲備的特區政府,仍拒絕對教育發展增撥資源擴展大學教育?為甚麼每年有數以千計高考成績達標,卻因資助學額不足而未獲分配大學學額,但政府卻拒絕為他們開路?

 事實上,高考成績符合大學收生要求而未能升讀資助學位的人數愈來愈多,以09/10學年為例,便有超過6千人落空,他們損失的不單是一個接受教育的學位,而是公帑的資助和教育的質素,例如大學基本的宿舍生活和海外交流等學習機會也無緣問津。究其原因,是政府不會向自資學位提供任何的資助,院校要自負盈虧,試問私立大學在有限的學費收入下,怎能與資助大學作良性競爭?曾蔭權的教育產業藍圖又何以發揚光大?更遑論私立大學還要利用學費償還建校貸款之用。

公帑資助與學位質素掛鉤

◎ 曾蔭權的教育產業藍圖,像去年推出用作增加自資學位的土地一樣空空如也。

 在剛結束的暑假,「末代」會考生日曬雨淋,大排長龍的場面仍歷歷在目,他們為的只是一個升學機會。根據教育局的推算,2012年首屆中學文憑試將有2.3萬名考生的成績,可達至「3322」(即中、英文科達3級,數學及通識科達2級)的大學入學門檻,較09年大幅增加近6千人。因此,在大學學額不變的情況下,不言而喻,學位競爭將會更加激烈,升學矛盾將會更加尖銳。

 張文光向特區政府提出警告,不要輕視升學樽頸這枚教育炸彈。他強調,政府必須打破冰封多年的大學學額上限,以及為成績達標的學生提供資助,包括研究以學券形式或向符合水平的課程購買學位,這樣既可讓成績達標的學生得到應有的教育資助,也讓私立大學可有額外資源發展具質素和特色的學位課程。透過將公帑與質素掛鉤,讓大學教育可作多元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