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校如箭在弦 小班尚未成功 中學仍須奮鬥
支持教協簽名運動 組織教師家長遊行
副會長 張文光 


  教協的暑假,嚴陣以待,絕不鬆懈。

  既要安排小學超額教師入職,更要就中學縮班殺校向校長教師諮詢,與教育局談判,開課前組織行動。

248小學消失 135中學受殺校威脅

 教育局承認,中學人口下降的數字是空前嚴峻的。試想想:2009年至2016年的7年間,中一學生由75,400人跌至53,900人,跌幅是21,500人,7年跌了29%,接近三分一。

 小學縮班殺校的惡夢延伸至中學,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過去10年,官津小學的數目,由721間跌至473間,消失了248間,跌幅是34%,即完整的三分一。若以官津398間中學計算,三分一是135間。即未來10年,有135間中學面臨殺校的威脅,縮班更不在話下。

 但中學的生存條件比小學更壞,危機比小學更深。小學的小一只收1班便能生存;中學因為新高中學制,教育局規定中一最少收3班,否則被殺或陰乾。

 小學只收1班,已消失了三分一;中學要收3班,將會消失多少?這是數學常識,教育局心知肚明。

 若學校心存僥倖,是掩耳盜鈴。直到被殺之日,晴天霹靂,但已沒有人可憐,沒有人為你說話。

 248間小學大部分是這樣消失的,中學可以免除殺校的惡夢嗎?

教育局:殺校7年,取走138億

 孫明揚說:不保證零殺校。但真實情況是,教育局計劃每年都殺校,殺得多少就多少。

 面對教育局的殺校意圖,教協選擇強力反抗。反抗,不保證零殺校;不反抗,中學血流成河,像過去10年的小學一樣。

 教協的反抗有兩大目標:一是反對中學殺校,二是提昇教育質素。

 這兩大目標相輔相成,教育局毋須負擔額外經費。

 教協按人口下降的數字,計算出未來7年,教育局可從縮減學額當中,取走138億經常性開支。

 這些經費若用在小班教學,中學可以在2016年下降至25人一班,不但可以與小學小班銜接,還有數十億元可節省的開支。孫明揚拒絕小班教學,教育理論只是幌子(本期附寄《爭小班•反殺校特刊》,將有另文駁斥),取去138億才是實情,教育界不要受騙,不要自我妥協,以為小班是罔顧教育局的無米之炊,其實他們是暗動錢倉呢。

教協爭取:中學小班教學 收2班免殺校

 教協完全明白,小班教學路途艱辛,中學殺校迫在眉睫。因此,我們要求中一兩班收生42人,學校可免被殺。

 但教育局回應:兩班42人之外,升至高中每年每班要加2名教師,3年高中便是6人,經費由學校自付,大約每年最多150萬。

 教協認為:兩班學校已減少了撥款,哪能每年每班額外付得起150萬?若教育局7年已取走學校138億,為甚麼不撥回部分款項,為這些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學校,增加6名教師(另一角度是:少縮6名教師)?

 現時,每年有超過6千名會考零分學生,這些學生多屬第三組別,為何不可增加教師,或減少縮走教師,為他們提供多點個別輔導呢?

 教協計算過,每年只需9千萬,便可幫助60間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弱勢學校,相對中學抽走的138億,是一個小數目,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這樣,便有60間學校免於被殺。此外,優化班級計劃中一5班減至4班若能成功,據教育局估計,也有60間學校免於被殺。若特色學校和特別視學,有15間學校成功,於是面臨殺校威脅的135間中學,便可轉危為安。

一年9千萬 可救60校

 即是說:用每年9千萬的槓杆,連同其他救校政策,中學才可暫時穩定,才可聚焦推動新高中學制,而不是拼命收生救校,不務正業,在商場和深圳招生。

 但教協的教育路線,不單是穩定中學,還要藉著人口下降,提昇教育質素。

 小學雖然傷痕累累,但藉教師家長的團結奮鬥,終於成功爭取25人的小班教學。還記得一次黑雨過後的遊行,竟然有5千教師家長參加,令人感動。

 家長是希望小班的,教育界應奮力爭取,既反殺校,也爭小班。

 最近,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報告,小學小班獲得正面評價。

 小學小班做得到,為甚麼中學做不到?

 為甚麼小學可以小班,升到課程艱深的中學,反而繼續大班,或者妥協至中班?

 為甚麼各先進國家,香港的國際和英基中學都小班教學,獨本地的官津中學,只能繼續大班,或者妥協至中班?

小學小班做得到,為何中學做不到?

 再問一次:小學小班做得到,為甚麼中學小班做不到?

 其實,爭取小班遠超反殺校利益,因為這是學生教育的長遠利益。今天的小學,25人一班的政策已不可回頭,只會越來越好。

 坦白說:中學經費一旦調走,就不輕易取回來。那時,學校殺了,小班沒了,便後悔莫及了。

 因此,我向校長呼籲:組織您學校的教師和家長,反對殺校,爭取小班。

 我向教師呼籲:支持教協的簽名運動,參加教協10月24日的大遊行。

 我向家長呼籲:孩子是父母的希望,小學的小班教學,一定要伸延至中學。

 教協有自己的信念和理想,我們主張優質普及教育,小班不是特權,而是普及教育的基礎。

 當前,小班尚未成功,中學仍須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