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師專業發展 須與學券脫鉤
香港教育學院「幼兒教師工作研究報告」

教協報記者

 政府於07年引入幼稚園學券計劃,著重幼師專業資歷的提升,卻忽略了專業發展的整體配套及長遠規劃,如工作環境、待遇及工作量。針對幼師工作及專業發展,香港教育學院於今年6月至7月間,進行了一項研究,瞭解幼師工作的最新情況、探討學券計劃對幼師和專業發展帶來的影響,及向當局和學校作出對幼兒教育有關的建議。

 幼兒教師工作研究報告,由該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助理教授袁慧筠博士、策略規劃處處長黎國燦博士及統計主任羅家儀博士負責,成功收回來自137間幼稚園及幼兒園合共1,445名幼師完成的問卷。當中,約86.3%受訪者,在過去3年曾參加不同類型的專業發展課程。其中約一半幼師修讀幼兒教育證書或高級文憑課程;3成修讀幼兒教育教育學士課程。

半數幼師認為 專業發展不必與學券掛鉤

 對於參與專業發展課程的效益,大部分受訪幼師同意課程可增強教師的專業效能。但須注意的是,接近半數的受訪幼師認為,教師專業發展不必和學券計劃掛鉤。另有近4成幼師認為,學券計劃決定了幼師專業發展進程,令幼師欠缺專業自主。

 袁慧筠博士指出︰「在學券制下,一些專業發展的政策和措施變得規範化,例如把教師專業發展津貼包括在學?價值之內,並與報讀人數掛鉤、迫使幼師在短時間提昇自己的專業學歷,以及嚴格限制幼師可選擇的專業發展課程。政府應該將學?計劃與專業發展資助脫鉤,讓幼師能夠直接受惠於專業發展資助,容許幼師獨立選擇專業發展課程。」

幼師工時嚴重超標 8成感到精力耗盡

左起:黎國燦博士、袁慧筠博士及羅家儀博士,就敦促政府將專業發展津貼與學券脫鉤,讓幼師可在規劃及決定專業發展時更自主。

 學券對幼師工作帶來不少影響(見右表)。研究發現,幼師工作量不斷增加,將抵銷專業發展所帶來的效用。幼師須長時間工作,周一至周五平均需要工作53.5小時,當中需要工作61小時或以上的幼師佔兩成半,此外更需在周六和周日平均加班 7 小時。幼師工作明顯超標,但仍有接近一半幼師認為,沒有足夠時間完成所需工作;此外,接近8成幼師表示,每天工作後感到精力耗盡。

  研究顯示,過去3年幼兒教師工作量有所增加。8成幼師表示,需要負責校務會議及質素保證等非教學工作。約67%幼師表示工作量增加和專業發展有關,其次是學生評估(66.9%)及課程設計(63.5%)。幼師為應付沉悶的工作而所費的時間亦有所增加,包括質素保證(62.4%)、校務(48.0%)、校務會議(46.9%)及招生(33.8%),這些相對於照顧及引導學生、課堂教學等,都是幼師認為滿足感明顯較低的工作。

學券計劃對教師工作的影響
平均值

 

新政策不再設立教學人員標準薪級表,   4.23
令我的薪酬欠缺保障

學校招聘新教師或代課教師遇到困難    3.43

學校教師經常離職令我工作量增加     3.35

學校教師經常離職令我士氣低落      3.28

學券計劃反映了政府對幼兒教育的承擔   2.82

幼稚園概覽增加了學校管理的透明度,   2.47
讓我獲取合理薪酬

新政策以市場機制調節幼師的薪酬,使   2.36
我的薪酬調整更為合理

註:1=極不同意;5=極同意

 

幼師工作欠前景 3成人未定去留

 對於工作待遇,超過8成幼師表示,和中小學教師比較,感到不受重視,另4成表示工作和薪酬並不相稱。當問及兩年後會否繼續現時的幼兒教育工作,竟有3成幼師表示未決定,另5.1%表示會離開幼兒教育工作,這與幼師前景欠保障、工作缺乏滿足感及壓力超標有重要關係。因此,政府應以教師為本,把幼師專業發展與學券脫鉤,並參考支援中小學教師專業發展的安排,例如提供不同的進修途徑,讓幼師可直接申請或受惠於發展津貼,確保有代課的專項撥款,讓幼師能更自主地選擇及進行持續的專業進修;而針對幼師的待遇,政府除了應從速檢討幼師薪酬制度,更要考慮把幼兒教育納入基礎教育內,使質素不斷提昇的幼師隊伍能得到持續發展;此外,建議政府加強支援的配套,增加行政和輔導人員,讓幼師專注教學工作,讓幼師真正發揮所長。

當務之急:檢討薪酬 減輕壓力 提昇士氣

 黎國燦博士總結研究時表示,政府應正視學券制推行以來所產生的問題,進行全面的檢討。他指出:「這個研究發現,在推行學券制之際,我們需要認真關注幼兒教師的薪酬、工作壓力、穩定性以及士氣等問題。政府應從速檢視幼兒教師的薪酬表,逐漸縮窄他們與中小學教師的薪酬距離,並須正視教育制度的結構性問題,提供更多人力支援和服務予幼兒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