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守議會見聞錄(二)

梁德賢   

 

  筆者在「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待了兩屆,深刻感到議會委員推動教師專業自主和操守的困難。

  其中最大的阻力來自教育局。議會內有一位由教育局秘書長委任的官員代表,職責原是作為局方與議會的橋樑,並向議會提供意見。可惜,現任的官員,卻淪為官方箝掣議會的機器和人肉錄音機。

  例如促進成立「教學專業議會」這議題,一直是業界多年來的共識,也是所有民選委員的參選政綱。上屆議會議決成立了「教學專業議會籌備委員會」,期間草擬了一份「教學專業議會」章程,希望為業界提供一個討論基礎,為立法作準備。但教育局秘書長及其代表卻多番提醒議會要注意工作優先次序,並催促議會加快處理個案進度,將議會的不同工作對立起來,實情兩者並無矛盾。

  其他如印發一份「促進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宣傳單張,官方以沒有資源為由拒絕印製。連其他沒有爭議的學生比賽,也拒絕透過官方通告宣傳。

  猶有甚者,據聞有教育局官員在議會選舉期間,竟然致電個別教育和學科團體,「提醒」其參選。須知操守議會教育團體類別選舉是以團體為單位的,票源稀少,勝負往往只是一兩票之爭,加上提名期的提名情況又沒有公開,選舉極容易受操縱,掌握情況的教育局卻個別接觸教育團體的負責人,做法明顯不公平不公正,對此,教育局至今仍未公開回應。

  凡此種種,皆反映出政府對操守議會的高度監控,令議會的工作,舉步維艱。由此也可以證明,成立一個由業界自主自決的「教學專業議會」的必要。


刊於 576期《教協報》2010年6月28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