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提出更多改變更多

李文靖   

 

  「學校」一向被視為向學生灌輸社會規範、社會標準的地方,而老師在學校這個組織內,大部分時間會擔當了一個主動規範學生的人,但其自身實在又受到學校的規範,這是一個錯綜複雜的關係。教學生涯踏入第二年的尾聲,深深感受到「老師」這個角色之難,「傳道、授業、解惑」只是基本工作,現今的老師還要處理行政事務、學生輔導工作、統籌聯課活動、家校溝通中介......在校時間面對學生、校長、主任,工餘時間除了備課、批改功課外,還要接見家長、跟進問題學生、甚至出入醫院警局......多少回聽到「外行人」評價老師這份工作「好多假期」、「好得閒」、「準時收工」,究竟有多少人會真正了解呢?多次看到不少同工因為工作壓力而哭泣、生病、自責,入職第二年的我開始由另一個角度看「老師」——老師是負責教授的一群或是再被教育的一群?

  我們教授學生,同時被學校的工作「再教育」,
  當上老師就必須同時負擔起你的「鋼鐵人生」。

  在學時期,楊秀珠教授曾經向我們一班準教師提過,工會是一個可以幫我們出頭的組織,同時亦是一個讓同行交流的平台,身為教師好應該加入教協,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教協」,萬萬想不到兩年後的我已經成為教協理事的一份子。教協除了會為會員提供福利、意見諮詢以外,是一個會明白同行的組織,每次到教協開會都有一種親切感覺,感覺身邊有人明白自己、支持自己。雖然對教協理事會來說我只是一名新人,但我相信當隨著時日過去,我這個「八十後」可以為教協提出更多、改變更多,同時可令在職的新舊教師感受到我們教協於大家背後的支持,「風雨同行」。


刊於 576期《教協報》2010年6月28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