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論點

制度內擴大民主成分 不應放棄機遇

 香港民主運動從上世紀80年代參與區議會選舉至今,都秉承寸土必爭的精神——在制度內不斷擴大民主成分和力量,與體制外的公民社會相呼應爭取民主。泛民甚至參與功能組別和特首小圈子選舉,為的是在制度內擴大民主元素和握有更多票數去監督政府和推動制度改革,今天亦不應放棄這種機遇。

 區議會民選方案增加10個由市民直接選出的議席,這些議員將要向全港3百多萬選民負責,不可能服務小圈子或特權階級利益。相反,通過此方案後,傳統功能組別的比例將在議會下降,加上政府在未來政改不可能提出比區議會民選方案更倒退的做法,令立法會取得三分之二票數全面廢除功能組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邁向終極普選。

十位在香港大專院校任教政治及社會科學學者聯合撰文
輯錄自2010.6.22《明報》

 


一個雖不完美但有重大突破的改革

 通過區議會改良方案,將會為普選立法會,確立不可逆轉的改革路徑。到了2016年,政府只能推出比「區議會改良方案」更加進步的改革,而不可能再翻叮倒退方案。而中央既然接受「區議會改良方案」並非普選,到了2020年立法會普選時,亦難以提出以「界別提名、巿民投票」的方式保留功能組別,立法會將逐步邁向全面普選。

 在一國兩制的格局下,普選難以一步到位,只有透過「階段性改革」去推動「全面改革」,以「局部民主」去達至「全面民主」。今次政改不過是漫長民主鬥爭中的一場戰役,而通過區議會改良方案,將會為香港的普選進程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為繼續爭取終極普選創造更有利條件,我們又怎可以只顧高喊慷慨激昂的口號,卻拒絕一個雖不完美但有重大突破的改革?

方志琚]城巿大學社會科學學部講師)
輯錄自2010.6.23 《明報》

 


320萬人的大圈子選舉 
「三點不露」還能得到支持嗎?

 由320萬選民參與的選舉不會再是小圈子選舉,很難想像那些甚麼「張廿蚊」和「三點不露」的人可以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得到選民的支持。為何不相信在有競爭的情況下,選民會懲罰那些只顧自身利益不顧人民的政客的呢?

 2007年公民黨的梁家傑參加特首的小圈子選舉時,我十分樂意提名他,就是同意他的主張,認為通過體制內的顛覆,是可以擴大民主空間的,更何況改良方案讓3百多萬選民直接監督這些議席?只要香港市民爭取普選的決心不變,海鮮餐和荔枝團是左右不了大圈子的選舉結果的。

張楚勇(城市大學公共社會行政學系高級特任講師)
輯錄自2010.6.22《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