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普選漫長路 寸土必爭坦蕩心
教協理事會


 特區政府於6月21日下午,即臨近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的前兩天,宣布接納民主黨提出的:全港市民一人兩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即除了5席地區直選議席外,另5個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建議由現時沒有功能組別的320萬選民投票產生。

 教協理事會明白,遇有重大爭論事件應諮詢會員的意見。可是,今次政改討論,是到了最後兩天,才發生意想不到的戲劇性變化。理事會最初設想,正如當時社會各界普遍的看法一樣,中央通過改良方案的機會微乎其微,中方寸土不讓,教協會代表將投反對票。但事件在6月23日投票前兩天發生急變,教協理事在6月21日晚的理事會上,的確有為諮詢會員的問題反覆討論,但時間根本不容許有效的諮詢,理事會唯有負起政治責任,討論後作出決定,通過支持全港市民一人兩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副會長張文光並於立法會就方案投贊成票。本會並同時決定在翌日透過電郵,以張文光的訪問解釋改良方案背後的理念與策略(可到網頁瀏覽:http://www.hkptu.org/society/gov_change/),並回覆每位會員的意見和疑問,希望同工諒解。

 雖然,選擇表決日期是政府的權力,但張文光是支持押後議案的,讓同工多點了解方案,因此他在6月23日的會議上投票支持押後表決,但投票最終被否決。正如他於半個月前公開提出要求政府押後表決方案,他認為至少要押後至暑假後,但政府也沒有採納建議。

 我們期望同工明白,由於人大決議只同意香港於2020年才可以實現立法會普選,在此之前的10年間,既然普選不可能一步到位,我們只能靠一步一步爭取,但我們到底要維持現狀,30席功能30席直選,還是要一鳥在手,先取10席,分階段盡力爭取,並繼續爭取終極普選及取消功能組別?我們沒有出賣民主,而是一步一腳印的爭取民主。

 下文是張文光在立法會的議案辯論摘錄,讓同工瞭解支持方案,不等同放棄爭取普選,不等於放棄廢除功能組別。請同工們細閱。無論您支持還是反對2012政制改良方案,本會真誠感謝每一位曾經透過不同渠道向理事會表達意見的同工。

 

2012政改方案辯論

張文光 2010年6月23日

 今天,政改的辯論,首先在於2012方案,這個方案最後階段,中央接納民主黨一人兩票的修訂,將人大07決議只增加5席直選和5席功能組別的民主成分擴至最大,區議會功能組別由區議員互選,擴大至320萬非功能的選民直接選出,簡單概括就是全民一人兩票。

在人大決議的限制下 將民主成份擴至最大

 無論如何,中央只承諾2017年和2020年可以普選特首和立法會。因此,2012年的一人兩票方案,即使已用盡人大決議的限制去擴大民主,它仍然只是過渡,仍然未能立即廢除功能組別,但過渡方案若真實地增加了民主成份,若能擴大了立法會直選或變相直選的議席,共有10席,造成直選首次在立法會超越功能的數目,變成40對30,共多10席。政治的形勢已開始由量變走向質變。

 更重要的是:對話開創了一個爭取普選的平台。由過去的議會抗爭和社會行動,增加多一個對話談判的平台。我從事民主運動35年,很多時,民主運動的聲音不能進入建制內部,催化民主普選的實現。唯一的例外,是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後,成立了基本法草委會和諮委會,港人可以在中英談判的夾縫中,發出獨立的聲音,爭取民主基本法。

民主派只剩否決權 如何突破廢除功能組別的死局?

 基本法草擬期間,出現六四鎮壓,民主派和中央的對話中斷了,至今已21年。因此,回歸13年,港人的聲音不能直接進入建制內部,只剩下議會抗爭和社會行動。民主派唯一能體現的建制反抗力量,只剩下立法會的否決權。

 否決權在05年用了一次,否決權今年當然可以再用。否決權的一把兩面刀,既阻止不民主方案的通過,也令政制改革原地踏步,立法會直選與功能的比例仍然30對30。今天,若我們否決了改良方案,原地踏步由04年直至2016年,一共停滯12年。

增加10席直選或變相直選 為廢除功能組別集結力量

 12年是多麼長的歲月,政制停滯的結果,是社會內耗、內鬥和撕裂,是政府不能管治,是香港不能前行,我們50後的爭論,竟蔓延至90後,這是我們的責任。一代人一代事,我們必須解決。

 如果今天通過的政改方案,是原來的爛方案,再否決是也毫不足惜。但政改方案一旦被民主黨方案全面取代,便會增加1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便會開始推動立法會的質變。因此,我們不再只得行使否決權,而是支持政改沿增加民主成份的路向前行。

 我們深信人民不會因為增加區議會變相直選,便放棄廢除功能組別的最終目標。只要直選議席在2012年、2016年不斷增加,就能造成一個局面:直選包圍和孤立功能組別,議席最後走向三分二的多數,時機一到就能揭竿起義,將功能組別廢除,送入歷史博物館。

要一步到位 還是寸土必爭?

 經歷25年民主運動的奮鬥,民主派的確有著兩條路線:一步到位,立即實現真普選;還是一步一腳印,爭取立法會由量變到質變,由只有三分一的否決權,逐漸發展至三分二的多數,足以通過取消功能組別。

 我當然希望一步到位,曾為此奮鬥25年,付出了全部的青春。但在25年後的歷史關頭,不禁要問:爭取民主是否只有一條路?實現普選是否不能對話談判?若要對話談判,結果是立即全贏,而且要在對話一個月內,就贏盡一切,既取消功能組別,也撤去特首提名的任何障礙?若一個月做不到全贏,即使爭取到立法會的1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也要全部否決,玉石俱焚原地踏步,否則就是行差踏錯,這種一步到位寸步不讓的策略,我尊重,但不同意,更不會放棄一步一腳印的寸土必爭。

爭取無功能組別的320萬選民投票
是取消功能組別的民主過渡

 必須在此重申,我們沒有放棄取消功能組別,我們與中央的對話,正式發生於5月24日,民主黨在對話中提出,應要為未來10年邁向終極普選立法,避免往後10年不斷為政改爭論不休,內鬥不止。

 中聯辦的李剛先生回應說:願意研究10年政改立法的建議,但當時距離投票只有一個月,人大怎可能有決定呢?既然對話已開始,中聯辦可先研究,日後處理功能組別的存廢。一個月後,我再問李剛,他說:的確在研究中。

 當然,對話的互信尚未建立,人民憑甚麼相信未來的對話,真正可以解決功能組別的存廢呢?因此,我們進一步提出,若中央政府能顯示誠意,將07年人大決議用到最盡,容許2012方案,除5席直選外,將5席區議會功能,改為全港320萬選民直選,當然23萬功能組別選民除外。

 中央改良區議會功能的善意,有助於人民相信對話是可行的。只要港人認同對話不是拖延和欺騙,而是解決政改困局的一種辦法,我們仍可以藉社會行動、議會抗爭和對話談判,爭取廢除功能組別,並為此奮鬥最少十年。

 於是,2012方案將開始質變,4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對30席傳統功能,然後再爭取2016年的民主有更大的進步,用直選包圍和孤立傳統功能組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不會因為一人兩票,而容許一些小圈子如漁農界別,甚至大圈子教育界永遠存在。青山掩不住,畢竟東流去,誰能阻止人民普選的時代潮流呢?說增加區議會功能直選,會鞏固功能組別,其實是不信任人民力量。 

 因此,2012方案是一個民主的過渡,增加直選和變相直選10席總是好事。否決方案,一步到位,值得尊重。但接受方案,增加直選及變相直選10席 ,一步一腳印廢除功能組別,何錯之有?更不是出賣民主,何必抹黑?

民主策略不同 也不能惡言相向人身攻擊

 今天,我們必須承認,民主派存在著兩條路線,有左翼也有溫和,但民主運動從來沒有一條絕對正確的路。25年民主運動經驗說明,路是人行出來的。我們不會說自己對,更不敢說別人錯。民主應該有多元的路,有不同的政治光譜,彼此互相尊重,和而不同,是你中有我的同路人。而不是惡言相向,粗口鬧人,甚至鬧司徒華癌症上腦。

  想一想,對於民主同路人,甚至政敵異己,對一個終生為民主奮鬥的老人家,即使政見不同,也不應用司徒華的癌症作為攻擊焦點,罵他癌症上腦,並且毫無悔意。這樣思想的人一旦有權,一旦執政,即使打上民主的旗號,也是恐怖政治的開始,因為連人性和人道都沒有了。

 25年的民主運動,我所犯的錯誤之一,就是以為自己正確,失去對同路人的寬容。今天,我終於明白,民主精神有著寬容,無論對同路人和異見者,都應該尊重,不侮辱,不咒罵,不粗口,和平理性非暴力,民主路是由人民行出來的,最重要是贏得人心,而不是靠辱罵與粗口實現的。

2012只是過渡方案 從沒放棄普選的終極原則

 建議的方案只是2012的過渡,最終要爭取邁向取消功能組別。但當前要面對的,是部分同路人的不理解。我要送上一首何達的詩:「與你同行,想著有共同的理想;與你分手,想著會師時的狂歡」。當有共同的民主理想,即使路線不同,暫時分開,若普選是我們奮鬥的目標,當普選實現的日子,就是我們會師和狂歡的日子。

 但在此之前,我們渴望和而不同,渴望互相尊重,渴望互相扶持,更渴望相輔相成,民主不同的路,將要兵分兩途,若分手不可避免,渴望君子不出惡言。成功不必在我,功成我在其中,我祝願民主派的朋友能成功,我更願在民主路上盡心盡力,等待民主普選成功的日子。

 張文光於立法會發言的視頻連結:http://link.mingpao.com/1395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