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的教 感覺的學
趙志成

 

 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機會到各中、小學參與學生的畢業典禮。雖然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我還是蠻喜歡到各夥伴學校為學生授憑和說勉詞,而且都是有點興奮和期待的,不是因為甚麼禮儀式的尊重,是為了儀式最後的三、兩個學生表演,只因我是那種一見到學生在舞台上作各項藝術表演就會感動的人。

 這些學生表演都是相當豐富和多元化的,既展示了學生多方面的才華和能力,也反映了教師們的心血和學生的努力,更側面地透露了學校的文化、辦學理念、領導方針及教學目標等等。有時見到收到低組別學生的學校畢業典禮上,有十多位就讀中三、四的同學作十分鐘的英語話劇演出,每一位都充滿信心,表情豐富,且相當字正腔圓,確令人刮目相看,讚嘆不已,也隱隱然感受到教師與同學們的壓力,無論甚麼組別的學生,也確實有「部分」可以塑造的。在另一所學校,表演的重點卻是學生們群體自創的街頭舞,變化多端,靈巧熟練,速度快、難度高,嘆為觀止,坐在身旁的校長笑說:「如果他們把練舞的精力,用在學科學習上,我們就不用為他們愁了。」

 在另一所有三、四百個家長出席的小學畢業典禮,氣氛卻又截然不同,每一班同學都全體出現在舞台上,十多位同學主力作自創的話劇表現,內容都是向老師、校長、家長及職工們致謝,其他同學則組成合唱團和應,台上台下打成一片,家長們都看見自已的畢業子女踏足台板,說出唱出感謝說話,動人而溫馨,難怪台下的觀禮者都被感動得淚盈於睫。

 當畢業典禮的儀式進行時,我的職業病常常發作,常思考這類活動最能起甚麼效果和作用呢?有些學校力主每一位畢業生都要上台與主禮嘉賓握手;有些則認為時間寶貴,有代表便可以,重點放在有學業傑出表現,或得到校外獎項的同學身上;有些則放在長長的校務報告上,讓校董及家長理解學校的發展及表現;一些則年復一年的重複典禮,反正每屆的畢業生都不同。

 我在想,畢業典禮的主角是畢業生,他們有甚麼感覺和期望呢?作為主禮嘉賓,他們與我素未謀面,對我毫無認識,握手和受祝賀時有甚麼感覺,究竟能起甚麼作用呢?所以我每每不聽指示——被要求站在一個台上固定的位置,讓學生(身匊)躬、走兩步、握手、再(身匊)躬、慢步下台的指定動作——而是蠻喜歡主動趨前握手,叫一聲他們的名字,說一句祝賀語,熱切的握一握他們既冰冷又滲汗的手,不為甚麼,只為增加一點他們受重視和尊重的感覺。所以訓勉詞亦只是一個一個希望感動學生的小故事,沒甚麼訓勉的硬句話,讓他們日後偶爾記著便好了。

 上述這幾段文字,用得最多的詞語是「感覺」和「感動」。在近年教改和課改的浪潮下,說得最多的是甚麼「高階思維」、「主動學習」、「自我評核」等詞語,我是感到厭煩的,有時教與學都要回歸基本「育人」的價值,遂杜撰了「感動的教、感覺的學」的原則。

 曾在為新高中經濟科探究學習(enquiry learning)的教師培訓工作坊上,剪輯了亞洲、非洲、南美洲及其他落後地區的「童工」照片及小說明,配以音樂,約三分鐘,作為經濟科「勞工供應」、「職業流動」等的總結,與考試內容及探究學習毫無關係,主要是感動學生對弱勢社群、對貧窮地區的關懷。奇怪的是,教師們都紛紛要求我轉贈「童工」的powerpoint,較其他經濟科課題更熱切,他們都說很想拿去與學生分享。我說這是「感動教學」,有時候把小部分教學時間讓學生有所感,他們自然「聽話」和「想學」,較你聲嘶力竭的解「定義」更起學習作用。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