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而至流落街頭 ─
倪玉蘭律師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邵敏儀

 

 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經常受到形形色色的打壓,就筆者所聞,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確已達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動輒傳喚「喝茶」,又或派駐國保人員在他們住所外日夜守候,隨時把維權人士帶至派出所或無人知曉的地方;要不任意拘留,派出所和看守所內被拘押人士遭毆打或受酷刑對待的消息不時傳出,監獄中的情況更可想而知。即使刑滿出獄的,仍有可能被軟禁在家,禁止外出或派多名國保人員貼身跟蹤,截斷所有對外的通訊方法,無非要他們跟外界徹底隔離,甚至要他們消聲匿跡。

 中國政府這些所謂「維穩」(維持社會穩定)的工作恰恰違反其本意,假借「維穩」的名義,打壓這些依法維權的黎民百姓和律師。他們懂得訴諸法律尋求公義,卻成了他們被迫害的原因。容筆者介紹一個正因為依法維權而被逼流落街頭的故事。

 倪玉蘭女士,今年50歲,早年在北京中國政法大學主修法律,1986年畢業後為國家效力,在中國國際貿易總公司擔任法律顧問,同時開始在正義律師事務所掛牌執業。直至2001年,倪律師疑因接辦了有關法輪功的案件,以及因反對政府對她所居住的西城區新街口地區實施強行拆遷而開罪當地的官員,以至該年的律師年檢不獲通過,而失去執業資格。翌年4月27日,倪律師因聲援鄰舍抵抗拆遷的行動,在現場拍攝時被警察帶返新街口派出所,更遭到毒打近十五小時至昏迷,卻反被以「擾亂辦公秩序」非法拘留在西城區看守所75天。看守所的官員不但沒有給予治療,更試圖把倪律師關進精神病院。在家屬和北京市人大交涉後,西城區看守所才把倪律師釋放。未幾,當地公安局再次逮捕倪律師,控以「妨害公務罪」,並於11月27日被判刑1年。這一年間,當局拒絕給倪律師治理毒打所致的嚴重傷患,由於長時間欠缺治療,倪律師從此殘廢。

 2003年刑滿獲釋後,倪律師向各級部門申訴,其間屢遭抓捕、毆打、長期騷擾等等。2008年4月15日,當倪律師阻止西城區當局強拆她的房子時,再被刑事拘留,並於12月18日在剝奪其委託辯護人的權利兼沒有質證的情況下,再次以「妨害公務罪」判刑2年。倪律師兩年來受盡牢獄之苦,由於她要架著雙拐才能走路,獄方卻為了羞辱她,只給她一根拐杖,她只好在地上爬行,普通人走十幾分鐘的路程,她卻要走上幾小時。當局對倪律師所施的種種暴虐、侮辱行為實在罄竹難書。

 在囚的兩年間,由於房子已被拆掉,倪律師的家人被迫到處流浪,她丈夫僅靠微薄的退休金過活,也耽誤了女兒的學業。今年4月14 日,倪律師刑滿出獄,她丈夫為只求讓她梳洗一下,夫婦二人住進一小旅館。不久,小旅館又受到警察騷擾,他們從此流落街頭,暫於北京東城區南池子皇城根遺址公園露宿。

 倪律師的情況受海內外各界人士廣泛關注,然而,當局對倪律師和她家人的監控卻有增無減。5月26日晚上,北京市公安局派人到倪律師臨時棲身的窩棚中,命令她和丈夫必須在該晚或第二天一早離開窩棚,以避開將前來瞭解情況的國際人權小組人員及歐盟議長。

 聽起來極之荒謬,對吧?中國政府的「維穩」工作就是這樣子,每逢敏感日子或有任何外交使節到訪,即把上訪群眾、維權人士、維權律師、異見學者和作家軟禁,驅趕或收押。目的也同出一轍,要他們閉口!很多像倪律師這樣的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如今被迫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當最基本的生存權也被剝奪時,試問他們何以危害「社會穩定」?中國政府如無法認真審視每年開支龐大、只在鞏固地方官員權力、向黑勢力利益輸送、把無辜百姓趕上絕路的「維穩」工作,最終將百姓逼上梁山,後果將不堪設想。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