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學習差異:
人人都「仍」想學習
趙志成

 

 
  如何面對學習差異是學校最迫切和最感到困擾的教學工作,尤其是當校外評核人員特別把照顧學習差異作為評核課堂教學的一個重要項目時,差不多每份評核報告都期望學校有具體措施處理學習差異。一時之間,我們又希望找出一套置諸四海而皆準的套件,以為全校推行如「合作學習」之類的方法,就應付到要求了,此種思維在小學尤甚,我是大大不以為然的。道理非常簡單,教師與教師之間有差異,學生與學生之間也有差異,學科的特性亦各有不同,如何能用一套規範教學處理學習差異呢?這是最自相矛盾的行為。

 人的差異是必然的,學習亦然,自古已有「因材施教」的教學理念,接受學習差異是每位教師應常放在腦袋的觀念:每一個教學行為、每一次教學活動、每一項教學成果,都要理解及顧及學生的學習及表現差異,教師要照顧學習差異變成恆常和內化的價值,這個問題才不會不斷重複出現。

 我說的並不是「形而上」的說話。在本欄539至541期已提出了19項策略以供討論。有些策略是系統性的問題,不是前線教師在短期內可以改變的,包括學生為甚麼分成3個組別,學校為甚麼分為英中、中中,而不是把學生學校分成25個、50個、以至一百個組別,這樣豈不是更容易集中處理相近成績學生的學習?為甚麼又有教育人士倡議無組別標韱的「就近入學」及「融合教育」呢?看不到能有解決方法的系統問題暫時不談了,我們回到學校能做到的層面上。

 在學校層面上,如何把學生分班分組的討論可說是無日無之,從單純以成績(整體或按學科)分ABCD班,到學科精英班、混合班,再到巧立名目以減低標韱效應的「能力班」、「智能班」等等,而且因應年級和學科不斷改變,各類方案方式罄竹難書,前線教師在以分班分組方式處理學習差異的智慧上亦確實厲害和寶貴,積極性分歧(positive discrimination)與補償措施(compensatory action)都顧及,為甚麼很多時都收不到預期效果呢?一是預期的學習效果其實是不能達到的,無論是收到組別一或組別三學生的學校,我們大都以同一個評核方式、同一份測卷以量度效果,「差」生確實落後得太遠了,補償性方式已發揮不到效果。一是教與學的過程其實沒有甚麼變化,效果也不大顯著了,這種變化不是指教學內容的多寡及功課作業的深淺問題,而是如何令學生在課堂上持續投入和參與學習、仍「想學習」的問題。

 在課程層面上,很多針對不同學習性向及興趣的另類課程不斷出現,其實亦是回應學習差異而設計的,只不過我們常把處理學習差異,看成為如何把落後生的學業成績拉上來吧。很多關注課程與學習效能的教師不斷研究、嘗試、組織和改變各學科的課程,也是期望自己所教、學生所學的能吻合他們的能力和習性;可惜,有時窮教師們畢生的努力,仍然沒辦法讓部分學生學得到,因為有些影響學習效果的因素,不是教師甚至是學校所能掌握的。

 和我一同工作的大學專業支援團隊,下一年度的具體工作就是協助學校面對學習差異的問題,其實也就是學校教育的所有學習問題,是艱巨而困難的,從全體教師對學習差異的理解到凝聚「處理學生差異,每一位教師都要有付出和貢獻」的共識並不容易,再進而在教師有限的空間(要面對課程及考評,及各持份者的要求)和時間內,要求「上好每堂課」,讓每一位學生都仍想學,也是一個「不可能的夢」。

 所以,處理學習差異,不是追求同一學習效果,而是希望學生能有持續的學習動機,亦要把「人人都學得到」的目標轉變為「人人都『仍』想學習」。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