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制幼教服務的不公
—逾萬家長問卷調查
教協報記者


 教育局推出學券計劃,本為減輕家長的負擔並改善幼教質素,但推行不善問題接連出現。當中,全日制服務的學券兌現額與半日制相同,令全日制學校營運困難重重、全日制幼師流失嚴重、低收入家長甚至對全日制服務望而卻步。當前,學券計劃正進行檢討,對全日制幼兒服務存在的不公,當局不能再迴避,應盡早採取措施,正面回應問題。

  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論壇,聯同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議會),於今年2月至3月期間,進行了一項「家長選用全日制幼兒教育服務」調查,向議會轄下約300間全日制幼稚園及幼兒學校發出問卷,成功訪問10,206名家長,探討學券制對需要全日服務家庭的影響等。受訪家長當中,逾6成為雙職家庭;而在低收入家庭中,則超過8成有申請學費減免或其他政府資助。

弱勢家庭非真正受惠
有違社會公義

 雖然大部分受訪家長均認為,學券有助減輕經濟負擔,但超過一成家長卻持相反意見。同時,更有7成以上的家長認為,學券與學費減免的雙重申請手續過於繁複,若家長工作不穩定或屬兼職,要向僱主索取收入證明,更往往遇上困難。

 負責今次調查的教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助理教授袁慧筠博士表示:「學券的推行,表面上看似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但低收入家庭並未真正受惠。現時將學券計算在學費減免額內,抵銷了原以學費減免作為支援弱勢家庭的措舉。而繁複的申請手續,令這類家庭更受影響。此種做法實有違社會公義!」此外,學券以半日服務的營運模式作基礎,全日制學券的兌換額與半日制相同,扣減學券資助後學費差額大,更令部分有需要全日服務的家長因而卻步。

 袁博士強調,自05年政府推行「協調學前服務」政策,將社署轄下3至6歲的幼兒服務交予教育局管理,全日服務已由福利政策變為教育政策,但當局並未對全日服務作全面檢視和規劃。學券推出,全日服務的特點更備受忽略,「全日服務的特點在於教顧(educare)理念的體現,順應幼兒的發展特性和需要,實踐『教育即生活、生活即教育』的理想。許多家長,尤其是低收入、工時長及雙職家庭,更須倚靠全日服務,幫助其子女均衡發展和生活。」


◎ 左二及三:袁慧筠博士(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論壇)、
曾甘秀雲博士(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聯同兩位家長召開調查發布會


全日制幼師轉換頻繁
流失率高達5成

 調查也顯示,近半數家長認為學券令教師的工作壓力增加,更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家長認為,學券令教師的轉換頻繁。由於學券資助只按學生人數決定,以致全日及半日制教師所獲的進修津貼金額差距很大。根據議會資料,這個不公平現象已導致全日制幼師嚴重流失高達5成以上。高流失率及教師頻繁轉換,往往增加現職教師的工作壓力,亦影響全日服務的專業團隊士氣及穩定,對師生關係產生不良影響,有礙幼兒教育質素的提昇。

 袁博士倡議政府,應深入探討全日服務的特點和價值,重新為其定位;並盡速採取措施,糾正學券計劃不公義的情況,例如:先扣減學券,再計算學費減免(見下表);簡化程序,家長毋須申請學券;設立恆常校本資助;檢討全日服務的學校分布等。另外,政府於制訂整體幼教政策時,也應從兒童權利出發,在新政策推行前,先進行幼兒、家長及教師的影響評估,改變一貫以資源分配為衡量教育事務及制定教育政策的取向,確保每個幼兒都有接受優質教育的均等機會。長遠來說,政府應提供直接資助,使之能得以持續發展優質幼兒教育和多元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