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綠水

韓連山   

 

  非常喜歡司徒華先生為友人撰寫的一對春聯:「青山不老生嫵媚,綠水長流自纏綿」。先生於他的第十六本結集《青山不老》的前言說「要以此自勉,並與長者們互勉。」

  踏入「長者」階段,又從不肯認老,這對春聯便特別引起我的共鳴。「青山是永遠不會老的」,司徒先生說中了我的心態,雖不敢與他媲美,但「保持精神不老」、「堅持一貫的理想」卻正正是我堅信的座右銘。

  「嫵媚」與「纏綿」,浪漫得教人心醉!司徒先生當然不是在談情說愛,但用了「嫵媚」與「纏綿」來形容青山和綠水,比喻長存的精神和堅持的理想,則別有一番滋味。聯想豐富的讀者,更能體會箇中三昧。

  行將於教壇退下來,面前的路怎麼走?好友送我《魯迅箴言》,書中摘錄他於1934年致蕭軍警句:「不必問現在要甚麼,只要問自己能做甚?」,正是當下心境。多了自我操控的時間,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歡的事,多麼愜意!也許未必能如五柳先生般豁達,歸園田居荷鋤戴月,但青山不老,綠水長流,山氣永佳,飛鳥共還,此中真意,又真箇「欲辨已忘言」。


刊於 575期《教協報》2010年6月14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