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性騷擾不是玩笑
不容輕視


張文光

 
 性騷擾不僅限於色情笑話,亦涉及不受歡迎的性要求或涉及性的行徑,使人感到冒犯、侮辱或受威嚇,是違法行為,不容忽視。早前,大學校園接連發生性騷擾和非禮的醜聞,事件令公眾關注教育機構在處理和執行性騷擾政策的情況。根據《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教育機構有責任防止性騷擾發生,避免校內出現在性方面有敵意的環境。

 因此,我在立法會提出書面質詢,了解當局是否有措施監察教育機構,消除性別歧視(包括性騷擾),以審視當局有否關注在學習環境出現的性別歧視和性騷擾情況。

個案數字冰山一角 校園性騷擾不容輕視

 當局的書面答覆指出,過去5年,共收到11宗性騷擾和6宗性別歧視投訴,其中1宗交警方處理。而根據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於本年初向1,800名中一至中七學生進行有關校園暴力的調查發現,7成中學生曾遭遇不同形式的校園暴力。當中,近3成中學生曾受性騷擾,情況令人憂慮。因而估計現時校園發生性騷擾的情況相當普遍,實際情況遠超於教育局提供的數字。

沒有跟進落實情況 當局責無旁貸

 當局表示,已向學校發出通告,促請學校制訂消除性騷擾政策及設立投訴機制。然而,當局並沒有紀錄已制訂防止性騷擾政策的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數目。反映當局監察不力,迴避責任,未有跟進學校訂立和執行防止性騷擾政策的實況,漠視學校發生性騷擾的嚴重性。

 現時,防止校園性騷擾政策是否有效執行,取決於個別學校政策。然而,當局未有作出規管。

 事實上,教育局有責任確保防止性騷擾政策在學校有效執行。同時,教育機構作為僱主,必須採取合理可行的措施,防範性騷擾發生,為師生提供一個性別平等和免受性暴力傷害的學習環境,否則可能要負上法律責任。

缺乏處理機制 投訴無門 形同縱容 不公不義

 防止性騷擾政策具有警惕和阻嚇作用。倘若欠缺處理性騷擾投訴的機制,會令校園性騷擾受害人投訴無門,磨滅受害人的投訴意欲和增加追究事件的壓力。受害人甚至會放棄投訴,變相協助涉案者僥倖逃過制裁,默許肆無忌憚的騷擾行為,有違公義。

 無疑,校園是學生培養品格,辨別是非,建立價值觀的場所。因此,學校必須盡快制訂處理性騷擾投訴的機制,訂立應變程序,認真處理投訴,保護受害人,保障師生在安全的環境下安心工作和學習。倘若性騷擾問題得不到妥善處理,不但會加深當事人的傷害,引致個人情緒困擾,亦會影響學習和工作的表現,同時教育機構的公信力亦會受損。

盡快補救 落實零容忍政策 保障師生權利

 在安全的環境學習,免受性暴力威脅是學生和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權利和期望。當局應切實回應師生的需要,積極負起消除性別歧視的責任,促使未建立投訴機制的學校盡快推行有關措施,制訂防止性騷擾政策文件和指引。同時須要持續監察其落實情況,讓公眾看到學校落實零容忍性騷擾政策的正面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