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賞不罰的性教育政策

梁亦華(香港教育學院 教育政策論壇)  
   

 

  年輕一代性觀念日趨開放,一直是為人父母者和教育工作者的關注焦點。上月,有年僅十三歲的未成年少女上載自己的「獵男性愛日記」,被部份傳媒爭相引用,引起了社會對青少年性觀念的關注。近年未婚懷孕的情況日趨嚴重,根據衛生署資料顯示,十八歲以下終止懷孕的個案達三百二十六宗,幾乎每天一宗,而事主的平均年齡只有十六歲。越來越多在學少女不以未婚性行為為恥,反視失身為潮流和「敢作敢為」的表現。社會在慨嘆世風日下之時,又會否反思這種價值觀是怎樣被培養而成?

  每次新聞出現有關未成年少女性行為的報導時,大眾多只歸咎於性教育如何脫節,少女如何被公眾媒體影響,被錯誤引導或缺乏防範意識而成,當事人從來只擔當被動角色,而所謂的建議都是從教育著手,把推行性教育的年齡從高小延伸至幼稚園之類,彷彿只要青少年知道未婚懷孕的後果,便會自發地避免婚前性行為似的。實際上這些措施收效如何?根據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的一項調查顯示,親歷未婚懷孕、曾經墮胎,充份了解婚前性行為後果的少女中,超越一半於墮胎後兩年內再度懷孕,一成二的女性更重複懷孕四次或以上。由此可見,只針對認知層面的性教育並不能改善現狀。

  一直以來,輿論總傾向把未婚懷孕的在學少女營造成被拋棄的受害者,多採取體諒的態度,甚至讚賞其勇敢面對及表達支持,仿佛少女頂著社會壓力,把小孩生下來便是大團圓結局。事實上,不負責任的懷孕和育兒不只影響當事人一生,學者更指出處於貧窮、年輕、學歷不足等典型劣勢環境下的未婚媽媽,其小孩未來干犯暴力攻擊、謀殺等罪名的比例遠高於平均水平,直接影響危害社會安全和穩定。遺憾的是,在目前本港只賞不罰的風氣下,在學少女懷孕的情況越趨正常化,令個人問題將逐漸演變成社會問題,讓社會為個別不負責任的人士承擔沉重的代價。

  青春期少女的生理與心智發育往往比男孩早熟一至兩年不等,然而現時香港《刑事罪行條例》有關非法性交罪行的刑責卻只適用於男方,十六歲以下女童被假定沒有性自主權,男童卻因「擁有」性自主權而要受懲,導致心智成熟者反而不須負上防止非法性行為的責任,可見法例並未參考兒童心理發展,而只是基於「未婚懷孕的少女比較『吃虧』的傳統觀念,並無任何研究根據。

  筆者認為要解決此問題,政府必須從「管」與「教」兩方面雙管齊下。除多年來一直推行的性教育以外,香港亦應向台灣借鑒,把法例的保護對象延伸至未滿十六歲的男女雙方,而不僅限於少女本身。如男方未滿十六歲,女方亦要受懲,以使男孩女孩都同受保護,亦同樣須為自己的行為負上刑事責任,在認知層面以外增加未婚懷孕的阻嚇性「後果」,才能遏止此等不良風氣在下一代繼續蔓延。


刊於 574期《教協報》2010年5月24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