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守議會見聞錄(一)

梁德賢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下稱議會)剛剛換屆,筆者功成身退,如釋重負。有幸擔任了兩屆委員,期間耳聞目睹了好些有趣的事情,值得和同工分享。

  今年初,在一個小組會議上,竟然發生一件奇聞,就是由教局官員擔任議會秘書的離場抗議事件。事緣秘書先拒絕小組召集人的指示,印發其草擬的文件,只肯印發自己撰寫的版本,並威脅如果主席堅持,便會離場抗議,結果秘書真的中途離場,只留下一位較初級的職員。兩位秘書離場的時候,其中一位更態度惡劣,以為已經找到法理的依據,而沾沾自喜。

  秘書的上司沒有向當日在場的委員和教育團體同工求證,便在回覆議會主席的信內,得出結論,辯說一:「拒絕印發兩份文件」是「收不到召集人回覆及環保」;二「秘書會議中途離席」「並沒有影響會議運作,因有其他同事在場」。

  這種掩飾不良後果、不理事情本質;以後果來決定對錯的說法,正如打人一拳後,因為對方沒有受傷而認為合理一樣可笑。事實上,召集人已證明曾發出清楚指示予秘書,即第一個說法不成立;而在會議的稍後時間,曾中斷兩次,讓職員致電該議會秘書詢問詳情,即第二個說法也不成立。

  議會秘書在此事的行為表現,表現其對議會的不尊重。其上司為下屬護短,反映這並不是個別事件,乃教育局由上而下對操守議會的輕視和不合作。

  最「騎呢」是在信末,官員更離題,筆鋒突然一轉,提醒主席有投訴信久未回覆,言下之意,是「你都有唔?啦,就唔好咁大聲話人!」令人閱後反感之餘,以為身在幼稚園,聽到學生互相向老師告發。下回再續。


刊於 574期《教協報》2010年5月24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