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教協會與我

葉建源   

 

  很多年來,教協會與我之間有如兩根平行線,方向相若,卻一直沒有交叉點。然而不知何故,總是有人誤以為我是教協會的理事,甚至在教育政策辯論的過程中,要我交代教協的立場,發表教協官方的觀點。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誤解,使我常忙於自我澄清,甚至要與教協會「劃清界線」。

  事情到了今年五月終於發生了變化,我終於成了教協會的理事。對於我而言,這是情理之中,卻又是意料之外。說這是情理之中,因為教協會與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相信許多現任理事和廣大會員都不知道,在遷入旺角好望角大廈之前,教協會的會址連同它的超級巿場是設在佐敦渡船角的文景樓。當我還是一個預科生的時候,就因為中文運動中學生組的緣故,經常往文景樓跑。多次開會,都在夏季,舊式唐樓的窗戶都打開了,還是汗流浹背,只靠幾把風扇散熱,這就是我印象最深的場景。華叔、張文,以及現任總幹事何小玲等一批當時中運中組的中堅,都是那時候認識的。時光悠悠晃晃,竟然已經三十年了。

  意料之外,是因為十多年前在教育學院當講師的日子裡,曾經做過教院講師協會的幹事。在短短的一年多裡,我感到自己並不適合做職工會工作。雖然我完全明白職工會的重要性,但對工作條件的繁瑣細節,我總是提不起興趣,以至對冗長的討論感到乏味。

  不過,教協會的好處是包容性大,關注的事情層面很廣。我素來關心政策問題,這次擔任教研部主任,我相信已找到一個適當的位置,與其他新知舊雨一起合作,共同關注教育政策的發展。我也希望,今後有更多會員參與到我們的行列來,為改進我們的教育政策,為造福我們的同工、同學,共同努力。


刊於 574期《教協報》2010年5月24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