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會所今昔

鄭壽良   

 

  相信到過教協會所使用服務的朋友都會深深感受到「擠迫」之苦,特別是九龍會所,在繁忙時段,人龍竟延伸至將近彌敦道的金行。正因這個緣故,「擴展新會所」也就成為理事會近來熱門的議題。但無論如何,對我來說,現時的九龍會所(好望角大廈),是曾經留下不可磨滅的「夢痕」的地方。

  幾十年前,大廈舊址的地面及地庫兩層,是一間叫做「大元」的百貨公司,雖名為「大」,若以今天標準來看,其面積不過爾爾。地面是售賣華洋百貨的,地庫是超級市場。由於它位置正好在我讀的小學與我家中間,每天放學後,我必定會來一趟。

  我最愛走到那部展覽糖果的機器面前——那機器比美式桌球?大一點,卻比英式的要小一點。包裝精美的糖果好像時興的「迴轉壽司」般轉來轉去,引得我們這些饞嘴的小孩垂涎三尺。忽然,糖果轉進機器裡,消失了,我們好生失望;不到十秒鐘,它又從對面升上來,我們又為之樂透了。有一回,其中兩三款軟糖真的在我家出現了,那是過年的時候。

  至於今天教協所在地的八、九樓呢?我更是印象深刻。其中一層是兒童遊樂場,有碰碰車、氣墊球等遊戲,也有棉花糖售賣機。我就最愛走到幾塊「哈哈鏡」前裝鬼臉,自我娛樂一番。

  至於天台也是別有洞天,我也曾在上面的速遞公司做暑期工,賺取一點學費,不過那時已經二十歲了。

  萬料不到,多少年後我們的工會竟也在這裡扎根,而我又當上了工會的總秘書。所以對我來說,即使將來教協再擴充到港、九、新界、離島也好,我還是最喜歡這裡—好望角大廈。

 

刊於 574期《教協報》2010年5月24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