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濫用合約填補常額編制
當局監管失責 教師失去保障


張文光

 
 適齡學生人口下降,教師面對縮班殺校,職業穩定受到嚴重的衝擊。不少資助學校,為求減少縮班出現超額教師的問題,即使編制內有常額職位出缺,也只會以合約教師填補。教師職業朝不保夕,每年接近學期完結,都要為能否續約而提心吊膽,或不停求職盼望可找到常額教席,對學校如何能產生歸屬感?學校的教學如何連貫?教師的團隊士氣又如何得以維持?

  縮班殺校,令教師專業穩定不保,不少教育政策被扭曲異化,有老師向我訴苦,單單一個外評,已令他們辛苦得像被「剝掉一層皮」;學校為了招生,教師更被迫在商場派傳單,甚至在教育局門外搶學生,教學彷彿成為副業;還有不少中年教師,有著沉重的家累,他們為保生計,除了不斷進修教學專業的課程,甚至被迫學一些與教學無關的技能,考取美容、會計以至的士牌,以防萬一。教師情何以堪?在這樣惡化的教育生態下工作,教師的情緒健康怎能不每況愈下?

合約教師填補編制 數量遠超合理水平

 為了更掌握情況,上月我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要求政府提供現時以核准教師編制的常額職位,聘用合約教師的人數及相關學校的數目。回覆資料顯示,學校以合約聘用常額教師的情況相當普遍,部分數字更是驚人:有207所中學以合約聘請常額教師,佔全部資助中學的56%,涉及教師多達1,101人。有107所中學,每校聘有4名或以上相關合約教師,當中聘有10名以上的中學達39間,全港最嚴重的是沙田一所中學,一校聘有25名本屬常額編制的合約教師,接近一般中學編制的半數教師,聘用這樣龐大的合約教師群,無論任何理由解說,都不能算是正常和健康。

 至於小學,則有169間學校以合約聘請常額編制的教師,涉及434人。當中,聘請4名以上的小學有38間,而在編制內聘請最多合約教師的小學位於九龍城,一校共有16人。綜合計算,全港中小學以合約制聘請常額教師的人數便多達1,535人。

 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總結上述情況時表示,主要有三類原因:1.學校預計未來幾年的班級結構會有所改變而出現超額教師,故以合約教師聘任,減少處理超額教師的困難;2.考慮課程規劃與組織、教師與科目配對等問題,以便調整選修科目組合時可彈性安排人手;3.方便學校在聘用初期,觀察教師的表現,再作實缺考慮。其實,一言蔽之,就是為了方便學校管理。但顯然不少學校已濫用這些理由,大量以合約填補常額空缺,數目已遠超合理水平,置教師的專業保障於不顧。

遏止濫用合約 挽留專業人才

 雖然當局表示,若學校聘用教師的安排出現異常,教育局會向學校了解情況和原因,為學校提供意見。但觀乎現實數字,竟有為數不少的學校,獲容許在編制內不聘任常額教師,而聘用十多二十個合約教師來填補,已經偏離常理,出現這樣失控的情況,顯示當局監管不力,甚至有刻意放任學校以合約填補常額教席之嫌,以便推卸當局為超額教師提供轉職保障的責任,甚或透過學校的強勢管治,削弱教師的專業自主。

 針對有關問題,我已去信局長孫明揚,要求當局重新檢視情況,確保下學年學校聘請編制的常額教席時,必須遏止濫用合約聘任的情況。我並呼籲學校,為教師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維持教師的團隊士氣,才能保留人才和提升教師專業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