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環保組
本 地 魚

陳不盡

 近期環保團體環保觸覺發起了「校園護鯊」行動,作為教協環保組的成員及一位素食者,我當然十分支持。運動背後,更值得我們反思的是香港人食用水產的習慣。在宴會時沒有鮑參翅肚、游水海鮮等「高貴」食材感覺「失禮」,但這種意識背後卻會帶來嚴重的環境代價。

 首先香港本地水產的產量遠遠不及香港人的需求,所以必須從內地或其他國家輸入。進食外地水產會增加運輸、包裝等所造成的碳足印。加上現時科技發展將海魚一網打盡,多種海魚,如藍鰭吞拿魚、錘頭鯊和遠洋白鰭鯊等繼續面對絕種問題。近期更有電視節目主持人鼓吹食用野生海魚的言論,而往往捕捉這些野生海魚會用上魚炮、山埃等非法手段,這些行為無異於殺雞取卵。

 若大家要食魚,教協環保組當然鼓勵吃本地養魚,因為本地魚的運輸距離短,可減低碳排放量;運作中的魚塘更能吸引不同水鳥,及調節附近的微氣候;魚塘表面的浮游植物亦可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紓緩全球暖化。本地魚的養殖監管亦較嚴謹,品質較有保證。況且漁護署不斷引入新的魚種,包括澳洲的寶石魚、本地烏頭及龍躉等,能增加本地養魚的多養性。漁護署的優質養魚場計劃及世界自然基金會的「綠魚兒」計劃更能進一步提升本地魚的品質。

 可惜的是本地魚的產量不足,巿民亦難以從街巿識別本地魚或非本地魚,加上內地魚價實在太便宜,本地漁民難以為生。況且,優質養魚場的魚在本地只有約20個零售點,遠遠趕不上市民對優質魚的需求。現時一般漁戶也居住於魚塘之上,很難避免生活污水流入魚塘中,這已經令一般漁戶難以達到優質漁場的標準。另一方面,要為零售點提供穩定的魚產品,即定期要在魚塘取魚,這會提高人力資源的投入及運輸的成本,漁民隨時得不償失。

 要讓本地漁戶繼續經營,更佳的宣傳及增加零售點似乎仍是重要工作,但是沒有其他出路嗎?或許我們可以參考元朗大榮華酒樓的做法。酒樓為了保證烏頭的穩定供應及優良品質,會直接向附近魚場取魚,使食客能品嚐傳統元朗的優質美食。休閒魚場是另一種模式。好姐是一位漁民,她租用位於白泥的廈村祖塘養海魚已有二三十年,近年更將魚塘轉型為休閒魚場,開放給公眾人士垂釣作休閒用途。垂釣人士無論在入場或將魚穫帶走均需付費,為好姐提供較穩定的收入。近年好姐的魚場更成為優質養魚場,進一步增加釣客的信心,好姐亦不需要為魚穫銷售另覓出路。為了保護堤圍免受海浪侵蝕,好姐亦會在海堤邊植上紅樹。

 以上方法,都是結集了生態、社會及經濟三個可持續發展的元素。消費者力量始終是關鍵的,所以希望大家日後在買魚及食魚的時候,多加留意是否來自香港本地魚場。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