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一致通過動議
支持增加本地大學學額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日前一致通過張文光的動議,促請政府全面增加大學學額,讓本地適齡青少年有更多機會升讀大學,也讓更多境外學生有機會來港升學,以利本港作為區內教育樞紐,並配合教育發展和社會經濟的需要。

  《教協報》上期報道本地大學學額維持18年不變的過時政策,除了政策滯後,不利社會的長遠發展外,也對本地適齡學童和副學位畢業生的升學造成障礙。張文光隨即在5月2日的立法會上提出議案,爭取全面打破資助大學學額每年不能超越14,500個的限制。

學位需求 遠遠落後

  現有的大學指標,根本已不能滿足社會求才若渴和學生升學需求殷切的現實,即使不用風水師,不看水晶球,多項研究已清楚顯示:本地適齡青少年升讀本地大學的比率偏低,持大學學位人口遠遠落後於主要經濟體系。難道香港要等待盈餘繼續水浸金山,等待經濟地位被其他亞洲城市超越,才有資源調整大學學額,才醒覺要急起直追?

  當大學學額18年停留不動之際,副學位學額卻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整體學額由00/01學年不足1萬個,增至去年的3萬多個。政府在2001年推銷六成大專生的政策時,聲稱副學士畢業生應有一定比例可升讀本港大學。前教統局局長羅范椒芬表示,每年14,500個大學學位的限制會被打破。香港專上學院持續教育聯盟的楊健明也指出,美國社區學院的副學位畢業生,有四成可以升上大學;他認為香港可以效法美國,規劃副學位銜接大學的比例。

  但現實是,儘管副學位畢業生有不少成績優異,但升學機會仍是大海撈針,即使政府去年將銜接學額增至每年967個,但相對現時每年超過3萬多個副學士學額,及不少藉修讀副學位課程作第二次升學機會的年青人,銜接比率竟然不足4%,顯然是僧多粥少,杯水車薪。

自相矛盾 製造矛盾

  政府不單在政策上自相矛盾,還在學生之間製造矛盾。現時,每年仍有不少高考考生,即使成績達標,也因為大學學額不足而落榜,政府更因為副學士升學無門的壓力,容許院校抽起部分大學一年級的學額,用作兌換可供副學士銜接的高年級學額,歸根究底,是14,500的升學死線,令學生升學行人止步,令副學士處處碰壁。

  推動院校合作,促進學生交流,是大學教育國際化和多元化的目標,但要站穩教育樞紐的陣腳,政府必須先鞏固本地教育的根基,才能吸引和匯聚人才。由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統領的高層督導委員會,又怎能不醒覺,讓大學校長被問到教育樞紐的進展時,也不用面面相覷?

坐享其成 坐井觀天

  就議員在修訂張文光的議案時,促請政府一併增加私營大學學額,以配合區內教育樞紐和內地「十一五」的規劃,張文光指出,在不影響教育質素,不犧牲學生利益,不脫離承擔能力的前提下,原議案和修正議案促請政府增加大學學額的精神是並行不悖的,但政府是否應該起帶頭作用,調整已不合時宜的升學比例,而不是坐享其成?是否應該主動撥亂反正,打破越來越狹窄的升學樽頸,而不是坐井觀天?

  張文光強調,在自資副學位學額的大幅膨脹下,六成指標所帶來的後遺症已盡現眼前。因此,在全面增加資助和自資大學學額時,政府必須引以為戒,絕對不能重蹈六成大專生政策的覆轍。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