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可教 讓人喝采 訪伯裘女子中學
張文光


 一直以來,《好的故事》的學校,大都是朋友推薦的,但美孚新尷漣B裘女子中學,卻是我偶然的發現。

 這是一所收生成績較低的學校。由於我是美孚居民,被校門外的壁報版吸引。壁報版經常張貼了一些令人感動的學校消息,讓我看到學校日積月累的奮鬥,促使我立心為伯裘女子中學寫一個《好的故事》。

 有教無類,是老掉牙的教育理想了,但能身體力行的究竟有多少?譚萬鈞校長是當中的一個。他說:「我的經驗和信念,是每個人都有善端和善根。學生來自基層,就像撒種,有些跌到溝渠,沒有充足的陽光和空氣。學校便要為這些不幸的種子引入陽光和空氣,引發他們的善根。」校長的話,像一個宗教家。  

 「人人可教」,是譚校長的教育體會,讓學生有自信,有誠信,勤學習,看清學生的強項,引發他們的才華。

艱難的日子就是這樣走過來

 在剛過去的中學會考,伯裘出了一位六優學生。在一所被標籤為第五組別的學校,仿如天方夜譚。

 李小慧同學是內地移民,受到社會的歧視和排擠。中二時入讀伯裘中學,來的時候不開心,不適應,不願讀。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得到老師的關心和扶持。決心努力向上,用小慧的說法:「艱難的日子就是這樣走過來。」

 小慧的成功並非偶然,譚校長說:「伯裘的學生,入來時絕大部份成績都不好,家庭關係緊張。學校收生是第五組別,派來的人以失望居多。註冊天和開學天,很多父母帶著淚送女兒來,哭訴制度不公平。有的當著老師面前,大聲責罵女兒不用功讀書,否則也不會來這學校。」面對這樣的怨憤,校長老師心裡當然難受,但他們絕沒有氣餒,還努力幫助每一位學生,讓她們重拾自信,重新上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終於讓家長和學生對學校的改觀,再也沒有傷心的眼淚。

父母帶著淚送女兒來


 葉太也是一位哭著而來的家長。她的女兒來伯裘之前,在一間很有名氣的私立小學就讀,由於派位不理想,找不到其他中學。葉太雖然居於美孚,但卻完全沒注意伯裘中學,直至朋友向她提起,她才來伯裘面試。

 那天,葉太抹乾眼淚,走進學校,心情很悲觀,對老師的說話完全不上心。但入學後,才發覺學校的信念讓人感動。葉太於是開始接納伯裘,短短兩個月,更成為家教會的活躍份子,常常替學校做義工。

 「我的女兒讀了六年私小,從來沒有老師提及她的性格,但來了這G不過一個月,班主任便能準確地向我描述女兒強弱之處。她升中時不適應,老師用愛心幫助她,讓她每天都愉快地上學,回家還會自己溫習。」看著葉太歡欣的笑容,很難想像她當初哭哭啼啼的樣子。

全校義工的服務計劃

 伯裘另一件讓我訝異的工作,是全校參與的義工服務計劃。譚校長九六年到美國華盛頓參觀學校,發覺當地學生義工非常普遍,回來後便將義工計劃引入伯裘。「現在小家庭孩子一個起兩個止,父母保護性太強,孩子生活不真實,義工計劃讓孩子認識社會的真實情況。」前年,伯裘特別成立了社會服務部,設立社會服務主任和社會服務助理的職位,系統地推廣義工服務,這在香港的學校是絕無僅有的。

 全校義工服務計劃推行了兩年,每個學生平均參與社會服務最少達三十小時以上。學生更廣闊和真實地接觸社會。譚校長說,義工活動經常滿額,有學生服務時數,每年高達數百小時,也有學生奪得全港傑出服務領袖獎。當天,我接觸了一些積極的學生義工,她們的言談舉止,鎮定從容,信心十足,讓我感動。

感動於老師的關顧和誠意

 當中,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符曉薇同學。她的學生生涯滿是傷創,轉折來到伯裘重讀中三。初來的時候很野,經常和老師對立,發覺老師非但不責罵,還關心自己。她不得不深切反省:「還要這樣子一直過下去嗎?」她改變的轉捩點,是老師當初苦口婆心地勸她將頭髮染回黑色,並且願意給她獎勵。老師的關顧和誠意,讓她感動,她終於明白老師的愛,便一天一天的好起來。她的進步,成為萬鈞教育基金的得獎人,可到紐西蘭參觀和學習。

 有趣的是,當學生們回憶起昔日受歧視、受傷害、被遺忘的日子,到今天有信心、懂自愛、有目標的轉變時,她們說著說著,都不約而同地哭了。這是一所感情豐富的學校,學生哭著而來,哭著長大,將來畢業的日子,怕也要哭著離開吧!

 但我真的喜歡她們哭。哭中的笑與淚,委屈與激動,挫敗與成長,竟然那樣真摯,那樣美麗,那樣感人。人人可教,在她們的笑聲與淚影中得到證明。不放棄每一個學生,知易行難,伯裘女子中學,卻實踐得那樣成功,那樣樸素,那樣精采。

回 目 錄